「極端氣候」下台灣外交官自殺引發的爭議

日本關西機場9月4日遭"飛燕"颱風侵襲,機場跑道和候機樓一樓被淹,機場關閉,導致近5000人滯留機場。 圖片版權 AFP/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日本關西機場9月4日遭"飛燕"颱風侵襲,機場跑道和候機樓一樓被淹,機場關閉,導致近5000人滯留機場。

台灣駐日本大阪經濟文化辦事處處長蘇啟誠,9月14日在大阪府豐中市內住處上吊身亡,終年61歲。台灣總統府聲明表示"表達高度的悲痛及不捨",蔡英文則指示全力協助家屬辦理後事。

7月才剛赴大阪就任的蘇啟誠,原先歷任住那霸辦事處、東京代表處秘書,過去也是留日菁英,1991年進入外交部以來備受重用。

BBC中文網詢問台灣外交部發言人李憲章,他只簡短回應:「真的很難過,但此刻大家忙著公務跟協助蘇處長的後事,目前沒有什麼要補充的」。

蘇啟誠輕生的消息傳回台灣,引發激烈討論。有人認為,蘇啟誠是在兩岸媒體輿論引導的網民論戰中,受不了壓力,進而選擇結束生命。在日本NHK的報導中,也引述蘇啟誠的遺書內容,其中寫到當時關西機場關閉時,台灣當局在協助當地受困台灣旅客時,受到很多批評「覺得相當痛苦」。

輿論壓力殺人

事情緣由要追溯到9月4日,當時颱風「海燕」襲擊西日本地區,帶來強烈豪雨。而素有"關西國門"之稱的關西機場,降下激烈豪雨,隨後對外聯絡的橋樑一邊更被漂流船隻給撞斷,一瞬間讓關西機場成為「孤島」般,海陸空對外都停滯的狀態。該橋樑後來只能單邊通行,即未受撞擊的北側橋面可供通行。

圖片版權 osaka.china-consulate.org
Image caption 中國駐大阪總領館官網發放了該總領館工作人員協助撤離被困日本關西國際機場受困旅客的照片(中國駐大阪總領館官網)。

當時多達7800人被困在關西機場,日方隨後調度大量巴士還有高速船分批接駁,花了一天時間將人員疏散完畢。但在疏散時,一篇由中國大陸「觀察者網」發佈的新聞,卻成為華人圈中熱議的對象。

該新聞中指出,中國駐大阪總領事館派出15輛專用巴士到關西國際機場,將750位中國旅客"率先救出"。還有報道說,當有台灣旅客問"是否可上車"時,中方人員回應稱:"只要你認為是中國人,就可以上車"。隨後這則新聞被中國《環球時報》等引用,並被轉載。許多中國網友紛紛表示,"急難的時候,身後有個強大的祖國"。

此條新聞被許多台灣媒體轉載討論,有媒體指責稱,相比中國大陸,台灣駐大阪的代表處"援救不利",甚至還有許多台灣網友表示"台灣駐外使館向來態度就差"、"常常打電話過去還被奚落"等。這樣的消息在網上迅速蔓延,讓大阪代表處湧進許多"負評留言"。

圖片版權 AFP
Image caption 素有"關西國門"之稱的關西機場,降下激烈豪雨,隨後對外聯絡的橋樑一邊更被漂流船隻給撞斷,只能單邊通行,即未受撞擊的北側橋面可供通行。

後來,據台灣媒體查證,發現日本官方對於關西機場的疏運是"只進不出",因此中方無法自己派15輛巴士直接進入關西機場。後來再進一步確認,中方是要求日方先將750位中方旅客用大巴載至泉佐野車站後,再由15輛巴士將中國旅客分流到新大阪與大阪車站。

中方派巴士接駁是真,但原先一個人潮分流的美意,在當時部分兩岸媒體的簡化下,變成中國官方"很給力"調度15輛車進入關西機場運載中國遊客,並要台灣旅客說出"我也是中國人"的新聞,讓台灣外交部也承受莫大壓力。台灣外交部隨後表示會"嚴肅檢討",並預計在15日召開災後檢討會議。

就在此時,發生蘇啟誠自殺的事件。外界質疑,蘇啟誠正是在這樣的媒體輿論下,承受莫大壓力,最後走上絶路。台灣駐東京代表處處長謝長廷對此表示相當難過,台灣也掀起"台灣媒體不經查證,配合中方進行宣傳"的爭論。

圖片版權 CNA
Image caption 7月剛上任的台北駐大阪經濟文化辦事處長蘇啟誠(左)14日被發現在大阪住處輕生,家屬獲悉十分悲痛。圖為蘇啟誠此前接待嘉義縣政府日本考察團參訪的資料照片。

極端氣候因應

但無論如何,隨著世界各地這幾年極端氣候頻繁,不論豪雨、洪水、地震等,紛紛成為各國嚴峻挑戰。日前6月底發生在西日本地區的豪雨,造成224人死亡,當時也發生首相安倍晉三在東京與年輕議員一起參加晚宴,被輿論抨擊「無法適時掌握災情」。

同樣在台灣,日前南部地區在8月底降下罕見雨量,讓中南部陷入嚴重淹水災情,甚至讓蔡英文在勘災時,當面受到災民嚴厲批評。一向被視為鐵票區的中南部,擁有廣大民進黨的支持群眾,但在極端氣候的劇烈變化下,過往的鐵票區可能在年底選舉出現若干鬆動,極端氣候成為各國領袖都必須迫切面對的議題。

台灣前氣象局氣象科技研究中心主任鄭明典就曾表示,台灣是「氣候變遷的高危險群」,百年來的平均氣溫增加1.3度,卻讓台灣的豪雨強度與頻率大幅增加,連帶影響土石流、山體滑坡的機率。同樣的論述,也適用在跟台灣緯度差不多的香港、中國華南地區。

台灣外交在這次飽受抨擊,其中主要原因也在於,當初僅呼籲民眾赴日小心遊玩,但是在災害發生後的對應上,被台灣民眾抨擊太慢。駐日代表謝長廷也坦承,有些辦事處駐在人員過少,確實「窮於應付」。

天災時政府反應

從另一個角度看,台灣觀光客每年赴日觀光的人次高達456萬人,在中國與韓國之後位居第三,儼然是日本觀光的重要來源之一。台灣除了東京的代表處外,也在各大城市設立等同總領事館級的分處,服務台灣人。

然而,台灣與日本在1972年斷交後,受限沒有正式邦交,台方無法給予各處館正式外交人員的配額以及編製,不然勢必引發中方抗議,使得這次在天災的對應上,人手不足成為明顯的課題,如何在非外交關係下,尋求更多的觀光協助人員配置,並確立災害發生時對在外國的台灣旅客如何幫忙,將是今後台灣探討的重點。

日本也是在三一一大地震後,這幾年逐步修正《災害對策基本法》,確立大型災害發生當下,首相必須立即設置「緊急災害對策本部」並親自督軍。內政方面也任命防災擔當的特命大臣,定期在民間舉辦演習,鼓勵居民參加,並在各地公共場所依照性質,區分A、B、C三種等級的避難場所、並儲存一定乾糧。

長久以來的防災訓練下,讓日本人面對天災時,往往都較為冷靜,並聽從中央與地方政府統一發佈的指示,在撤離人員時相對能有條不紊。

只是在台灣的場合,往往會讓天災成為兩黨的政治口水,在這次的日本颱風淹水下,因為撤離而產生出的輿論壓力,進而讓台灣外交官選擇輕生。台灣在確定新的管理機制之餘,台灣媒體與民眾自身如何有效判讀輿論,將會是社會是否能重新凝結的關鍵。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