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戀心情】我們這樣算是開始嗎?

large (7).jpg

這樣,真的算是一種開始嗎?
我的頭開始暈眩了。

 

「不好意思,這個位子我已經坐了。」

午間的咖啡間裡充滿陽光,我離開位子再去取杯熱咖啡,回到座位時卻發現已經有人坐著,而原先擺在桌上的筆記本也被推到一旁。頓時,一股不愉快的情緒湧上心頭。

但是坐著的人沒有立刻抬起頭,這種反應讓我更為生氣,拍了一下對方的肩膀,原來是隔壁部門新來的你。你不快不慢抬起頭,黑色的耳機線順著從髮絲露出,臉上出現疑惑的表情。我這才明白了你沒有回應的原因。

「不好意思,你坐到我的位子了。」

我一手拿著咖啡,一手指著那被推到桌緣快要掉落的筆記本,宣告我在這個午時的暫時領土範圍,而你也取下耳機聽明白了我的話,看看筆記本又看看我。就在我覺得你也還算友善的時刻,一句話卻像冷水一般潑了我一身。

「這有刻上妳的名字嗎?」你態度溫柔,語氣卻冷漠到令人想將咖啡直接倒在你臉上的程度。

真是沒有禮貌又無理的人。我生氣地伸出手拿走了筆記本,完全不想跟你再有任何對話,就當自己今天的好運到剛剛為止,然後提早回到了辦公室。那一整個下午,心情都很不佳。

沒想到,這件事並沒有到此為止,接下來的每一天,我竟然陷入了雞尾酒效應般的漩渦,每當我心情正好的時候,總會碰到你,然後接下來的心情便會被你的不佳態度大大影響。

譬如,當我到事務間想要影印文件時,前面的人恰巧就是你,不但印了好久的時間,最後竟然還轉過來冷冷地說:「卡紙了。」然後就好像無事般地離開。
中午要外出吃飯時,當我刷了門卡準備要推門時,突然乓地一聲,玻璃門往我的額頭實實在在地撞來,進來的人不是別人,正是你!
你瞧了我一眼,只說了一句「小心點吧。」就往裡頭走去,連句道歉都沒說;甚至在外面,都難逃與你交集的厄運,便利商店裡,明明是我先看到的三明治,硬是被你拿走。

那時候,真是極度討厭你。

「他該不會是對妳有意思吧?」面對這些令人氣結卻又不解的現象,同事們紛紛提出了相關經驗替我拿主意,其中這個說法最讓我感到不可思議,都這麼大的人了,怎麼還會用那種學生時期的幼稚方法呢?我完全不予採信。

一天,因為工作所需而建立的What’s App中,傳來一則訊息問我有沒有看過一本某一本書,署名為Mbook的ID,其實我並想不起是哪一位,但基於禮貌,我還是回了訊息,而就這樣一來一往,我們漸漸談得愈來愈多。

「妳都不想知道我到底是誰嗎?我們相認一下吧。」

坦白說,除了一開始有稍微想過這個問題外,我並沒有特別再去思考,或許是因為Mbook傳訊過來而我也有空閒時,便會聊一聊的對話過程,幾乎是沒有什麼壓力,所以我也就消極地去面對這段關係吧。
不過,想要揭開謎底也沒問題,反正都在公司裡,約個休息10分鐘的時間看一下彼此便可以。於是我傳了擇日不如撞日的訊息,就約了下午吃過飯後的1:20分在公司咖啡間碰個面。

「不會吧。怎麼這麼不幸運?」

當看見咖啡座上你的身影,我低喃著討厭的話語,甚至希望能避開你,但空間太小,別的位置又都有人坐著,我只好心不甘情不願地坐在你斜對面的座位。

等了許久,眼看著上班時間快要開始,我傳了「今天不碰面了嗎?」的訊息出去, 準備若沒有回音就要起身離開。
這時候,坐在斜對面的你卻忽然拿出手機,低頭看了看訊息,然後抬起頭看著我,嘴角揚起了一點弧度的微笑。

原先,我照例生氣於你的不禮貌動作,但幾秒後,我突然意識到事情完全不是那麼回事。

「他會不會其實是喜歡妳?」

同事們的起哄,突然浮現在我腦海,我倒抽一口氣,怯生生地偷看你一眼,你笑笑地低頭滑着手機,然後我便收到你眨眼的表情符號。

「妳終於知道我是誰了,」你笑得更開了,爽朗的笑容讓我根本無法連結到以前那個總是愛欺負我的你,「以前……,跟妳說聲對不起,我們從頭來過吧。」

這樣,真的算是一種開始嗎?
我的頭開始暈眩了。

文/lemonz
(via:http://fashion.msn.com.tw/article/1306030003/1)

深入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