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裸故我在番外篇】走過奶頭與拳頭 許曉丹辦裸畫展

台灣人愛談政治也愛看政治,近年非典型候選人橫空出世,攪亂傳統選戰的一池春水。今年被媒體稱為「韓流來襲」的高雄市,30年前也是盛況空前。1989年,立委候選人許曉丹驚天一脫,喊出「奶頭對抗拳頭」口號,文宣裡,她裸身衝破國民黨徽,震撼彼時才解嚴2年的台灣。她3度參選,最接近的一次僅差107票高票落選。

1989年到1995年間,許曉丹(右)曾三度參選高雄市立法委員,是當時選戰最大話題。(許曉丹提供)

30年後,我們南下高雄採訪她,高雄市長選戰正打得如火如荼,走在住家附近的愛河支流,眼前是市議員候選人的競選廣告,我們不免談起正熱的選戰。不似往常的大鳴大放,許曉丹眨著眼睛、安靜看著我們,一句話都沒說。我們好奇問:「想好選誰了嗎?」她微笑著不點頭也不搖頭,是不打算表態了,政治於她已如此遙遠。

但那些標籤始終在她身上,許曉丹是「迴旋夢裡的女人」「奶頭對抗拳頭」的始祖。她參選那年,義大利豔星Elena Anna Staller(台灣譯為「小白菜」、「史脫樂」)已是國會議員,許曉丹因此被稱為「台灣的小白菜」。許曉丹曾經對政治懷抱夢想,受訪時她說,「我來自鄉下基層家庭,那時候覺得,應該站出來為弱勢者做事,比當藝術家更重要。」

最初她因全裸舞台劇遭起訴,既然身體遭禁,她也用身體反擊。她曾在自傳書《弱勢舞台》自述,當時她穿透明仙女裝北上陳情,搭計程車前往立法院,司機一看到她便說:「喔!許曉丹,要去立法院拚老賊!爽!這趟免錢!」許曉丹當時搭計程車經常免費,她也視陳情此為行動藝術,「每套衣服都是我設計的,包括農民、社會等議題,我就用我的身體去對體制提出抗議。」

1989年到1995年,許曉丹在高雄選了3次立委,口號便是「奶頭對抗拳頭」「阿丹的胸脯是人民的靠山」。許曉丹說,自己是有理想的,想為工人發聲。「我記得第一場高雄演講,人山人海,台下大喊許曉丹妳來高雄選立委,他們的臉孔,就好像我鄉下的父母親,有嚼檳榔的、也有打赤腳的,都是很基層的勞工。我好感動,決定留下來選立委。」

當年許曉丹曾輕裝薄紗到立法院抗議,此次訪談,我們邀她再到立法院外走走,她顯得輕鬆自在。

我們都還記得許曉丹當年的嗆辣,她裸身衝破國民黨徽的照片,是許多台灣人的共同記憶。許曉丹談及此事仍隱隱得意,拿出當年的競選文宣,「我只剩3本。妳看這2本,裡面那張照片(裸體照)都被割走了,只剩1本完整的。」我點頭應和,說起在拍賣網站上看到這本冊子起標價近2,000元,她有些驚喜:「怎麼會飆那麼高,當時是免費送的。」

只是政治路迢迢難行,她3度參選也3度落選,走過奶頭與拳頭,當過主持人也演過三級片,她看盡政治圈與影劇圈的現實,終究回歸到最初追求的藝術之路。「3次選下來,我也抵不過大財團、大政黨的壓力,所以決定退出政壇。經歷過那3次選舉,對我來說,就是一個藝術家的藝術革命運動史。」

在她的畫展《天體最美的故事》移師高雄前,我收到她的來訊,「台南市是藝術沙漠?」原來她送出42本展覽畫冊給台南市立圖書館,原已確認接受贈予,但後又遭要求取回,原因是裸體圖不宜上架,「這真是頭一回聽到,圖書館管理者對藝術完全沒概念!」訊息末尾,她這麼說:「台南市政府欺負藝術家,我並不打算收回,看台南市政府如何處理藝術家的畫集。」

隔天,在五千年藝術空間的《天體最美的故事》個展開幕上,她請來全裸的人體模特兒,讓畫家吳素蓮在模特兒身上作畫。而她自己,穿上鮮綠色亮麗的國標舞衣,裸露白潔的胸口與腰背,邊跳舞邊作畫。30年過去了,她還是那個嗆辣的血性女子。即使她從來沒有成為立委為民喉舌,即使沒有藝評為她註寫屬於她的價值,她還是那個不計他人眼光的小白菜。

許曉丹《天體最美的故事》畫展

  • 時間:11/16~11/30
  • 地點:五千年藝術空間
  • 地址:高雄市苓雅區成功一路232號2樓

更多鏡週刊報導
【我裸故我在番外篇】寂寞伊甸園
【我裸故我在一】她曾以奶頭對抗拳頭 仙女現在住伊甸園裡
【我裸故我在二】全裸演出一脫成名 十年不敢回家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