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读书,你拿什么跟人开玩笑 by 子聿 · 随便聊聊


01.

前些天,一个段子莫名火了起来。喏,就是下边这个图。


看完这个段子,有人神秘微笑,有人一脸懵圈。

一脸懵圈的,我猜心里大概想的是:亮点在哪?为什么这个段子会火?室友为什么说他占便宜?他占了什么便宜?我旁边这个人是不是有病?这有什么好笑的?他居然笑了。

而神秘微笑的,他的心里只有五个字——朱自清,《背影》。

1917年,在北京读书的20岁的朱自清回到徐州,同父亲一起为祖母办丧事。丧事毕,他要回北京上学,父亲也要到南京某差事,父子两人便一同到了南京。他启程的那天,父亲送他去车站,一路上父亲对他嘱咐了许多,仍嫌不够,总是想再为他做些什么。到了车站,父亲看到月台上有买水果的,便一定要为他买几个橘子。朱自清看着父亲为他买橘子的蹒跚的背影,眼泪流了下来。八年后,写了这篇著名的散文——《背影》。

父亲在去买橘子之前对他说:“我买几个橘子去。你就在此地,不要走动。”

02.

开玩笑是小事。比如上边这个段子,无非是大学男生间的打趣调侃。这种“老子与儿子”的梗,小学校园里就遍地都是,毫无新意,也并不高雅。而读书是则是大事。一提到读书,我们往往把它联系到人生,命运,理想。似乎读书与开玩笑之间,一个是阳春白雪,一个是下里巴人,不仅在人们眼里它们大相径庭,仿佛它们自己也永远不会有交集。

可事实证明,玩笑关乎读书,进而关乎人生,命运,理想。

如果那位“同学”没有读过《背影》,就要被段子中的“我”白白占了便宜,连拆穿的能力都没有。

如我是段子中的那个“我”,我大概以后再也不会跟这位同学开玩笑了。原因很简单,虽然他让我白白占了便宜,但在他的身上我找不到玩笑的乐趣,我的梗他不懂。随之,这段友情也会渐渐变淡。然后呢,“我”会重新寻觅一个能与我聊得来的朋友,建立一个读书人的圈子;而“同学”当然也会去找一个说话听得懂的人相处,建立一个属于他们的圈子,从此两个人生活在不同的世界。

一个人交往什么样的人,融入什么样的圈子,难道不会关乎他的人生、命运和理想吗?

03.


电视剧《欢乐颂》里有这样一个桥段。

曲筱绡、赵医生、安迪、奇点四个人打牌。安迪头脑精明,加之奇点的配合,连连胜利。而小曲和赵医生则败得很惨。安迪笑话奇点时说了一句:“亲爱的麦克白夫人,您的手也不干净啊!”

在场的四个人中,只有小曲不懂其中含义,甚至不合时宜地取笑奇点是“受”,牌局就此不欢而散。而且因为这句话,赵医生觉得小曲与他不是一类人,甚至萌生了分手的想法。

毕竟是电视剧,事后安迪、奇点仍与小曲是朋友,赵医生最终也没有跟她分手。但是在生活里,一个听不懂的玩笑,也许就成了两个人之间裂开的一道鸿沟;一句不合时宜的话,也许就成了彼此老死不相往来的始作俑者。

那么“麦克白夫人”到底是谁?她是莎士比亚戏剧《麦克白》中麦克白的妻子,是贪婪、狠毒、阴险的化身。当然了,她也有爱与温柔的一面。如果麦克白是一个牺牲品,那么他的夫人就是不可抗拒的外力,是促成悲剧的元凶。安迪口中的“麦克白夫人”是“帮凶”的意思。

而小曲完全不知道这些,她把“夫人”粗暴地理解为“女”,还取笑奇点是“受”,这简直是贻笑大方。

04.

我在之前的文章中写过这样一个故事。

很多很多年前,在我少不更事的时候,我参加过一个饭局。那时我只是一个小孩子,只知道吃饭和听别人说话。

桌上有一个大人物,我也不知道他是什么人,反正听说话好像是除了七十二变和一个跟斗十万八千里之外,什么都会。这个大人物还带着一个女人,说话拿腔拿调,搔首弄姿。两人说了很多不着边际的话。我虽然少不更事,虽然血液都在消化道,但还是感觉到了桌上大部分人都不太喜欢他俩。可是,大概是因为大人物太“大”了,又或者大家都拘着面子,没有人放腔去怼他们俩。

这时,一个人起身敬那个大人物和大人物的女人酒,他说了一句话,是那次饭局上我唯一记到今天的话,他说:“嫂夫人端庄静雅,闲花淡淡春。”大人物和他的女人听了,乐得像烧开的水。

很多很多年之后,我知道这句诗出自张先的《醉垂鞭·双蝶绣罗裙》。更重要的,这是张大诗人填的一首描写妓女的词。

05.

我们常说“好的婚姻从来都是势均力敌的”。其实不只是婚姻,一切关系的建立和发展,都是在势均力敌的基础上。一旦天平失衡,一方会变得更高,另一方则会变得更低,然后这种关系就会破裂。我们又常说“没文化真可怕”。可我总觉得,有文化的人才真的可怕。因为他们在吊打你时,你都感觉不到疼痛,却死的很惨。

这个世界也不那么善良,它常把开你的玩笑当做一件乐事。你是选择反击,还是选择忍受呢?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