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派海外:正在消失的福利大禮包

,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s

全球金融危機發生後,愛爾蘭經濟陷入困境,人們為還貸款而發愁。科伊爾(Sorcha Coyle)打定主意,搬到了中東生活。

這位老師發現,讓人興奮的不僅僅是新的挑戰,更重要的是,在海外工作比呆在家裏能更好地實現自己的財務目標。

現年32歲的科伊爾在迪拜回憶說, 「全球經濟衰退時,我還在愛爾蘭,身邊家人朋友都失業了,無力支付越滾越多的貸款,經濟問題使他們身心疲憊。」

這個決定改變了她的人生。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科伊爾之前在卡塔爾教書,現在搬到了迪拜,經濟困難得到了緩解。

科伊爾看到朋友們都在為錢發愁,她自己在英國教書的時候也曾經歷過這種痛苦。當時一半的工資都用來租房了,幾乎存不到什麼錢。但現在,這些問題都不存在了。2011年,科伊爾接到第一份外派工作,離開愛爾蘭前往卡塔爾。到現在為止,她已經攢了18.6萬多美元,還購買了兩處房產,其中包括家鄉一棟四居室的房子,甚至還有閒錢旅行。

塔爾博特(Andrew Talbot) 是一名有著18年工作經驗的註冊理財規劃師,目前在新加坡從事海外理財規劃工作。他說,「在國外工作一年賺的錢,相當於國內三年。」

匯豐銀行(HSBC)的一項新研究顯示,在海外工作的人每年平均能多掙2.1萬美元。在接受該銀行年度「海外探險家」(Expat Explorer)調查的受訪者中,約45%的人在海外工作比在國內做同樣工作賺得錢多,還有28%的人在海外獲得了升職。

「這絶對會改變你的人生,」匯豐海外業務主管戈達德(John Goddard)表示。他目前常駐海峽群島,曾在亞洲、中東和東歐工作過。「人們用這些額外的收入為未來做凖備。超過三分之一的人存錢養老。還有三分之一的人把錢用來投資房產。」

匯豐外派員工調查針對的是那些年齡在18歲以上、在海外工作的人。超過2.2萬人參與了調查,其中大部分是初級水平之上的專業人士,也就是那些從一開始就普遍享有高薪資的領導階層。在接受調查的163個國家和地區中,受訪者平均年薪最高的國家分別是瑞士(202865美元)、美國(185119美元)和香港(178706美元)。

現在有各種各樣的外派員工,不僅有享受高福利的傳統僑民,還有旨在積累經驗、培養技能、了解世界的千禧一代。

住新加坡的全球流動專家麥克納爾蒂(Yvonne McNulty)表示,為外派員工提供的福利大禮包正在迅速消失,包括住房、學費和汽車補貼。

她指出,最近一些調查也印證了這一趨勢。畢馬威(KPMG) 2017年對全球外派工作的調查發現,只有27%的受訪者預計標凖外派任務(指易於吸引豐厚薪資和福利的任務)會增加。約29%的受訪者預計外派人數會減少;而且,為了滿足國際用人需求,他們會延長出差時間、增加短期任務和本地招聘。企業搬遷服務提供商卡特斯(Cartus)於2018年進行的一項調查發現,傳統的長期任務越來越貴,成本問題讓人們漸漸放棄了這種做法。

麥克納爾蒂表示:「那種認為在國外工作就能發大財,或者比在國內掙得多的想法早已過時了。這是種謬論。」

儘管如此,人們在國外所繳的個人所得稅更低。在迪拜,根本沒有個人所得稅。新加坡的最高稅率為22%,香港為17%。相比之下,英國和法國等歐洲國家的稅率高達45%。

但這只是天平的一部分。

許多高薪國家也是世界上生活成本最高的國家之一。美世諮詢公司(Mercer) 2018年的生活成本調查顯示,香港被評為全球外籍人士生活成本最高的地方,蘇黎世位居第三。

除此之外,還有生活方式的改變——收入增加,支出也會隨之增加。對於那些在國外工作、工資大幅上漲的人來說,他們很容易把錢浪費在夜生活或高端假期上。

根據塔爾博特的說法,不管你是單身還是和家人住在一起,享受的是一般外派待遇,還是越來越常見的「本地薪酬方案」或「本地薪酬加溢價福利方案」,決定自己想要的生活方式才是關鍵,然後制定相應的財務計劃和預算。

他說:「大家要問問自己,到底想通過海外工作得到什麼。還貸款?存錢?還是買第二套房子?你應該制定一個計劃,確定目標,並堅持下去。」

現年48歲的塔圖伊(Mai Tatoy)在 20多年前搬到了新加坡,此前她在馬尼拉的公司工作,外派後的薪水是國內的六倍。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像新加坡這樣的全球大都市經常被吹捧為世界上生活成本最高的城市之一,但是只要不奢侈浪費,像塔圖伊這樣的人也能活得很好。

來自菲律賓的塔圖伊現已獲得永久居住權。她用海外工作賺的錢為自己和父母各買了一套房子(她還負擔父母每月的開銷),買了投資聯結互惠基金,還攢了些錢以備不時之需。

儘管生活開銷在過去幾年裏飆升,但簡樸的生活方式使她能細水長流。塔圖伊說:「我喜歡樸實又快樂的生活。在城裏,我大多數時候都乘公交車,每個月按時還信用卡。我覺得自己擺脫了憂慮和債務負擔,獲得了自由。」

像塔圖伊一樣,米亞赫(Abdul Rahim Miah)並不是享受豐厚福利的「傳統」外派人員。

這位25歲的英國理療師幾年前舉家搬到了馬來西亞,在一家足球俱樂部工作。之前的工作由於簽證問題泡湯了,他現在是一家健身房的經理。

他說:「我在英國電影院做兼職賺的錢比在這裏兼職掙得多。」儘管吉隆坡生活成本較低,但還是有花錢的地方。對於那些覺得海外工作是致富之路的人,拉希姆的忠告是「仔細權衡利弊」 。

在迪拜,科伊爾通過寫博客幫助其他想要出國教書的老師。博客上提供在國際學校工作的建議,及所在城市的信息,還有如何通過協商獲得最好的薪資待遇。

她承認,高薪的外派工作確是很有誘惑,但也認為,即使有可能獲得大筆意外之財,也必須自律。在海外生活了7年後,她覺得經濟更有保障了,對未來充滿期待。

「當外派老師的日子得有個頭了,」她說,「父母老了,家裏的朋友也都結婚生子。我不想再當一年只回家兩次的遊子了。」

請訪問 BBC Capital 閲讀 英文原文。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