季節限定,只在春末夏初《石門.老梅.綠石槽》

 

台北縣石門鄉老梅村沿海有一處特殊的 景觀,因受到東北季風影響,在臨海處形成海岸沙丘,而海岸交界處又有幾萬年前大屯火山爆發後所留下來的火山礁岩地形,火山礁岩長期受到海浪侵蝕,被沖刷出 一道又一道長長的石槽,縱向沒入海水中,形成特殊的海蝕溝景觀,於是在這裡,沙岸與岩岸和諧共處,靜靜渡過無數個春夏秋冬。

 

因 著當地火山礁岩的地質適合海藻類附著生長,每年春夏交接之際,石槽便開蘊育出大片綠藻,儘管入夏後綠藻會在強烈的陽光下曝曬死亡,硬化成為石灰質,但其孢 子飄盪於石間縫隙,待來年又重新蘊育,在石灰質上繼續附著生長,如此生生死死不斷的循環,成了一年一次最美麗的約定,在二月到四月之際,宛若一片綠毯,覆 蓋於老梅的海岸,在波浪中飄搖著如翡翠般的晶瑩鮮麗。
今 年的四月中旬,小的我終於如願看到這片綠石槽美景。因為這幾年早聽過不少攝影同好說,綠石槽受到人為的破壞,已經一年不如一年鮮綠,為此臨行前我還小小的 擔心了下,會不會期待越高失落也就越大;而事實證明,綠石槽綠不綠還輪不到我擔心,我先擔心我那帶賽的八字還比較實際些。明明前一天還是陽光普照的好天 氣,才相隔一個晚上,清晨的七點和同學夫婦會合,天際已壓上一層厚實又沉重的烏雲,很好,我的雨神命格又發威了~~~T_T

 

一路在淡金公路上奔馳,陽光短暫的探出頭沒多久,又馬上嬌羞的躲到雲層後,到達老梅綠石槽後,才拍沒幾張,天際便飄起雨絲來,我連要歎氣都懶了。

 

可堪慶幸的是雨勢不大,就毛毛雨陣仗,真是阿米豆腐善哉善哉;我帶的Nikon D7000固然防滴,不過小的我可不是金鋼不壞之身啊~~
據說拍攝綠石槽在退潮時分是最佳時機,潮水離去後,大片綠意便浮了出來,伴著有一下沒一下的海浪,搖曳著動人的姿態。
東北角的海浪是走生猛路線的,一下又一下用力拍在礁石上,極盡奮勇之能事。
當年蘇東坡被貶到黃州,到城外的赤壁磯散心時,寫下「亂石崩雲,驚濤裂岸,捲起千堆雪」此千古名句,雖然此赤壁非彼赤壁,但文豪筆下的景色卻也同樣在東北角的小小村落上演著,海岸線上長達兩公里的那平均足有五十公分深裂痕的石槽,不正是驚濤裂岸最好的演繹嗎?
雖然帶了腳架,但白天的光線太強,又沒有減光鏡可以輔助拉低快門,不然我也想拍「捲起千堆雪」的景象。

 

 

據說這原本安靜的小村落,因為攝影同好在網路上瘋傳美圖,使得這一小方天地湧進大批遊客,少數沒有概念又或者有概念卻貪圖一時方便的遊客老實不客氣的把腳踐踏在綠石槽上,使得綠藻規模正在快速縮減中。
我這是第一次來到老梅,沒有beforeafter可以比較,但確實也聽來過幾次的朋友說,這片綠藻是一年不如一年,早已不復當年的風貌。

 

實際上站在這一小方天地裡,青翠綠意顯得疏疏落落,像一隻原本豐瞻華美的長毛狗卻染上皮膚病東一撮西一撮掉毛,賸下的毛即便再美,也顯得氣息奄奄,失去了生命力。

 

 

幸好當天滿海岸的人,不曾見到有人直接站在綠藻上取景,都是站得遠遠的,用長焦拍攝,但海岸沙地上到處可見的垃圾,依然無言控訴著人類對大自然的破壞,我們卻一面尋訪著美麗,卻也一面破壞著美麗,這樣的行為,真不知教人該說些什麼才好。

 

 

本文同步刊載於大象躲進襪子裡
DSC_9017.jpg (257.12 KB, 下載次數: 0)

 

DSC_9017.jpg

 

深入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