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價突圍 日男の台灣新生記 Mr.拉麵

圖文/鏡週刊

42歲的日本東京人野崎孝男,曾任讀賣新聞記者、東京都區議員。光鮮亮麗的履歷背後,他來自受虐家庭,從小飽受父兄暴力相向、同學霸凌。

2007年他來台學習中文,隔年考進台大法學院博士班。2011年,他觀察台灣拉麵價格不菲,創立打工1小時時薪也吃得起的百元拉麵,假日賣600碗、月營收近200萬元。

2013年,因創業的廚師店長想返鄉工作,野岐孝男到台南開分店,並於台南結婚定居,在台灣找到新生出路。

Mr.拉麵的招牌料理,是台灣1小時時薪就吃得起的平價日式拉麵。(110元/碗)

Mr.拉麵

創業資料

  • 時間:2011年11月
  • 設備:500萬元
  • 租金:14萬元
  • 人事:50萬元
  • 進貨:約52萬元

營收資料(台北公館店)

  • 時間:2017年7月
  • 租金:約18萬元
  • 人事:47萬元
  • 進貨:80萬元
  • 淨利:約45萬元
  • 營收:190萬元 (營收及利潤為記者估計)

「いらっしゃいませ,歡迎光臨。」中午用餐時間,Mr.拉麵老闆野崎孝男用夾雜濃濃日式中文的口音招呼客人,「可以加麵,是免費的。」一桌年輕學子聽得似懂非懂,雙方比手畫腳一番後,一夥人笑得開心,拿起手機對著剛送上桌的拉麵狂拍照。

野崎孝男說:「我們有二種湯頭,豚骨是日本博多風味,醬油則是東京傳統的湯底。我們的特色是能讓顧客依據喜好,調整自己要的鹹度。」

低價美食 高薪聘才

「2008年,我在台大念書,跟學弟妹聊天時,大家都抱怨,台灣賣的日本拉麵很貴。」野崎孝男說:「台灣的日式拉麵價位很兩極,日本連鎖拉麵品牌太高,低價的又偏向台式拉麵,不夠道地,我想做一個讓大家不用花太多錢,輕鬆就能享用平價日式拉麵。」

2012年開業的公館店是Mr.拉麵業績最好的分店,月營收近200萬元。

他創業的另一個理由,是想改變台灣餐飲業的低薪文化。「我們最便宜的拉麵1碗110元,在台灣打工1小時時薪就吃得起。麵雖然便宜,但我給的薪資水準很不錯,店長1個月可以領7萬元。我相信,只有一家店改變,才能影響周邊的店家。」

野崎孝男創業初衷有些與眾不同,原來,這都是他從小在受虐家庭長大,急於想改變社會畸形的試驗。

外地念書 逃離家暴

野崎孝男出生於東京練馬區,父親好賭、外遇不斷,哥哥與大弟則是當地知名的暴走族,他從小飽受家庭暴力。

「我爸是很愛玩、很離譜的人,小時候有一天,我爸帶了1個菲律賓女生來家裡睡,當時我媽也在家,我爸說那是他的朋友,但哪有可能?我記得很清楚,那天媽媽的臉感覺都不一樣了。」

  1. 飽受家庭暴力的野崎孝男(右),自嘲在家從未有過任何美好的回憶。圖為與奶奶(中)、大哥(左)合影。(野崎孝男提供)
  2. 看不慣政治亂象,野崎孝男(右)2003年參選並順利當選東京都練馬區議員。(野崎孝男提供)

父兄拳腳相向,野崎孝男的校園生活也不好受,長年被同學霸凌。他語氣平淡、彷彿在敘述他人故事說:「記得我的鞋子常常不見,或者裡面被放了蟑螂…咖啡色木頭桌子被人用粉筆寫太多壞話,寫了又擦、擦了又寫,桌面後來就變成白色的。」

大哥與大弟常惹事,家人無暇照顧他,母親又抱持尊夫的觀念不願離婚,國三時他和父親爆發激烈衝突,並還手打了父親。

野崎孝男說:「我哥是暴走族,但從來沒有打過爸爸,我爸嚇到了,親戚也很不諒解我。」此後他刻意考取離家較遠的高中,只想逃離家庭。

到外地念高中,野崎孝男得自己籌措生活費,他當過餐廳服務生、便利商店大夜班,甚至在新宿街頭做過色情仲介。歷經二度高中退學,他考上2年制夜間部學校再插班大學,25歲畢業後,進入當地報社工作半年,便到讀賣新聞上班。

近年鮮少下廚煮麵的野崎孝男,靠在日本吃到的口味,請原是廚師的店長調整。

在讀賣工作1年多,看不慣政治人物收錢辦事的嘴臉,他高舉改革政治旗幟,2003年,以無黨籍投入東京都區議員選舉。事實上,在日本參選,地方派系、知名度和金錢缺一不可,野崎孝男卻成功以27萬日圓(約新台幣7萬3,000元)資源當選練馬區議員。

曾任議員 意外創業

「我常在路邊演講,點出政治人物的特權亂象,譬如議員每次開會都可額外領取6,000日圓的出席費,這很離譜,區議員月薪63萬日圓,怎麼能亂花錢?經媒體報導,現在日本幾乎沒有出席費的制度。」

議員任期4年結束,野崎孝男認為,想完成更高的改革理想,一定要進入國會,而赴海外留學,是許多無黨籍議員增加知名度的模式。2007年底,他選擇鄰近的台灣學習中文,隔年考取台大法學院博士班,並意外創業。

除了基本款的平價拉麵,Mr.拉麵另有大分量的超元氣拉麵,頗受學生族群青睞。(299元/碗)

2011年,他觀察台灣日式拉麵價位普遍落在200至300元間,因此推出1碗110元的平價拉麵,以做市場區隔,沒廚師背景的他,請了有廚師經驗的店長掌廚。

「拉麵的醬料配方,是依據我在日本吃到的口味,再請原本是廚師的店長調整,建立一套SOP。」採訪當天,Mr.拉麵廚房裡有一鍋湯正用小火慢慢加熱,卻看不到豚骨,野岐孝男解釋說:「我們店頭比較小,因此各店湯頭統一外包給屏東的中央工廠熬煮,麵條、半熟蛋也是外包給食品廠製作。」

除了拉麵,今年Mr.拉麵也開賣具台南風味的虱目魚天婦羅丼飯。(190元/碗)

第一家Mr.拉麵開在台北著名的補習街南陽街,但3個月就失敗。「剛開店我就覺得這裡可能行不通。」野崎孝男解釋:「南陽街上班族多,大家都想吃5、60元,快速可吃飽的餐點。」

此外,創業時缺乏管理概念,他投資500萬元添購設備,又聘請過多人力,每個月人事支出高達50萬元。2012年12月,他再換到熟悉的公館商圈開店。

自發傳單 營運亮眼

開幕就在公館店內工作的店長曾淑芳回憶:「剛開店時,為了增加來客量,野崎先生全年無休,印了很多小傳單天天發,久了周邊的店家都認識他,從小孩子到老人家,看到他就知道那個日本人又來了,根本是個不折不扣的工作狂。」

「發傳單是很辛苦的工作,所以我自己做,下雨、冬天、每天都在台大校門口、捷運站發傳單。」野崎孝男說:「員工看到老闆這麼努力,大家也會有一起拚命的想法。」

中午用餐時間,野崎孝男(中)熱情與客人打招呼。

公館學子、家庭客多,野崎的平價策略奏效,假日1天可賣出600多碗拉麵,月營收190萬元。

2013年,一同創店的店長陳建志想離職回故鄉台南工作,野崎孝男索性在學生雲集的成大商圈開店。本刊請了在台灣學習中文的官臣里美試吃Mr.拉麵,她很訝異老闆竟是日本人,里美說:「日本傳統拉麵裡不會加玉米,湯頭也不能隨客人調整鹹淡。」

拉麵名店 這麼說

近10年,一風堂、一蘭拉麵、山頭火等日本拉麵名店紛紛登台,儘管客單價要250元以上,消費者仍趨之若騖、大排長龍。

因日本直營總店要求不得具名評論其他業者,一家在台灣有近10家連鎖的日系拉麵名店店長分析說:「平價、高價拉麵價差高達1百多元,除了純日系品牌有高額授權金之外,湯頭燉煮時間與品管也是影響價格的關鍵。」

這位店長說:「日本總公司要求我們必須自己興建中央工廠確保品質,豚骨湯頭燉煮時間長達14小時,才能熬出豚骨的精華;豬肉、蔬菜等食材,超過1天沒用完會直接丟棄,湯頭也只有2天使用期限,不會一燉再燉。」

Mr.拉麵口味比日式拉麵更多變化,也融入台灣在地食材,今年開賣的丼飯,就是將台南特產虱目魚做成天婦羅丼飯,他笑說:「虱目魚拉麵吃起來很奇怪,但虱目魚天婦羅還蠻好吃的。」

「我賦予店長很大的權力,他可以管理店面、決定調薪,單店單日營業額達標,每天都發紅包100元,1個月累積下來多了2,000元。」問他不擔心店長被挖角?野崎孝男一派輕鬆地說:「台南的店長1個月7萬元、台北9萬元…如果對方能發出一樣的薪資條件,挖走沒問題。」

放下怨恨 懷政治夢

2年前結婚的野崎孝男現已搬到台南定居,「妻子是我在台大念書,打工教日文時認識的台灣學生。」因手足都是男孩,太太成了野崎孝男與父母另類的溝通管道,「現在會回東京,除了公務,就是我爸媽想看太太,他們把她當女兒。」

站在住家附近、舊稱「三鯤鯓」的安平漁光島海邊,每天清晨,野崎孝男總會沿著如同月牙灣的海岸線晨跑。

每天野崎孝男都在住家附近,舊稱「三鯤鯓」的安平漁光島海邊晨跑。

迎著陣陣海風,走出受虐陰影、在台新生,野崎孝男說:「我跟父親的關係現在還是不好,幾年前我公開演講時提到被虐,父親還跟我道歉…其實,我早就沒有怨恨,只要不找麻煩就好。」事實上,迄今他還替家裡背負4億日圓的債務。

至於參選國會議員的政治夢呢?野崎孝男直言:「這不是零。」目前擔任台南市外交顧問的他認真地說:「因為我把自己當企業主。我還當面糾正台南市長賴清德,不要叫我麵攤老闆。」

野崎孝男在海邊一面拉筋一面敘說著他最喜歡的一段話:「沒有任何人可以預測未來,但是,開創未來的能力是每個人都有的,追求卓越的意志是很重要的。面對各種課題的時候,請務必想出解決的辦法來吧!」

Mr.拉麵

  • 地址:100台北市中正區羅斯福路三段284巷11號
  • 營業時間:11:00–21:00


更多鏡週刊報導
【日男賣拉麵】一例一休爭議 日本老闆這麼看
【日男賣拉麵】移居台南 他最愛這一味
【日男賣拉麵】台日友好 日前議員:台灣不能把自己當小弟
【日男賣拉麵】名店拉麵為何比較貴 業者這麼說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