懷念鄭清文

1970年代清文兄 ,搬到金華女中後面 。1979年我也搬到側面 ,我們都是為女兒讀金華而遷居 。不久,我們因為我師大同學而認識了。 記得1983年我到京都大學一年,和他有通信。 每次選舉之夜 ,他都會到我家,與台師大朋友,半看開票半開講。 我到師大途中,經過他家門口,也常未告知就按鈴上樓 。 

1985年他出版了《燕心果》,他曾經在永康公園告訴我,為什麼他要寫兒童文學,他平常話很少 ,但那一天我站著一個多小時聽他上課,開拓了我旳眼界,我的老牽手看了書,也很感動。

1993年我擔任師大人文研究中心主任 ,辦了許多學術和藝文活動,他幾乎都參加。1997年到1998年,人文中心主辦的中小學教師研習班,我請他開一堂 「現代小說創作與賞析」的課,這是他首次在大學教書。1998年我計畫在人文中心編纂台灣第一部的台灣文化百科全書 《 台灣文化事典》,2004年出版 ,當中便收了〈鄭清文〉的條文,裡面有長達1千字的詳細介紹。 

我有不少清文兄嫂的相片,這一張是2007年4月27日,清文兄嫂參加師大台文所和長榮台灣所合辦的 「台灣文化國際會議」,在休息時所拍 。同時,我把現在即時可找到的資料附在下面。

我與清文兄相識30多年,除了創作之外,他的待人接物,讓我學習了很多,他已是世界級的小說家, 他的小說創作外文翻譯甚多;他身體硬朗,只是最近不良於行。他的離開讓人非常意外與不捨,我實在期待他可以成為第一個得到諾貝爾文學獎的台灣人。 

1985年鄭清文出版的《燕心果》。圖/莊萬壽提供

2004年出版的《 台灣文化事典》 ,當中收錄了〈鄭清文〉的條目,裡面有長達1千字的詳細介紹。圖/莊萬壽提供

專欄屬作者個人意見,文責歸屬作者,本報提供意見交流平台,不代表本報立場。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