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有钱,你有命吗?西安甘家寨杀人案死刑改死缓下的法律困境

我有钱,你有命吗?西安甘家寨杀人案死刑改死缓下的法律困境

昨天,很多朋友在微博上圈我,说最近陕西省的一个案子非常奇怪,那就是被告人在致两名未成年少女一死一伤的情况下,由于其在二审阶段支付了被害人及家属90万元赔偿款,终审判决从死刑改成了死缓。

大家很困惑,问我这个案子判得对不对,是不是只要一个人有钱,他就可以逃脱法律对他应有的惩罚?

钱,能不能买命。

对于这个案子,我的观点是,法院这么判,并非完全没有问题,不过仍然是有法律依据的。

首先给大家介绍一个最高院的指导意见。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常见犯罪的量刑指导意见》第九条规定:

对于积极赔偿被害人经济损失并取得谅解的,综合考虑犯罪性质、赔偿数额、赔偿能力以及认罪、悔罪程度等情况,可以减少基准刑的40%以下;积极赔偿但没有取得谅解的,可以减少基准刑的30%以下;尽管没有赔偿,但取得谅解的,可以减少基准刑的20%以下;其中抢劫、强奸等严重危害社会治安犯罪的应从严掌握。

这则意见反馈出哪两条重要信息呢?

第一条重要信息是,对被害人事后的经济补偿,是审判庭对被告人量刑轻重的重要依据,在你积极赔偿的情况下,对你的刑罚,可以进行减少。

在这条重要信息下,由于你从一审的四五十万加码到了二审的九十万,也算是倾家荡产了,我要给你减减刑,放你一条生路,在法律上,法院是有理由的。

第二条重要信息是,对于严重危害社会治安的犯罪,在减轻量刑方面一定要从严把握。

这条信息,其实就是对社会危害性的犯罪在法律上的一种平衡:法律面前人人平等,现在已经不是有钱就可以为所欲为的时代了,钱并不能摆平一切,如果你真是把事情搞得天怒人怨,那抱歉,天王老子也罩不了你。

那具体到这个案子,我们该如何适用这个意见呢?

聂李强,犯的是故意杀人罪,并且他杀的是未成年花季少女,甚至两个姑娘中,活着的那个正身受重伤地躺在医院里,能不能康复如初我们还不得而知。

所以在此情形下,聂李强判死缓,我认为法律适用上有一定问题的。

▲图为聂李强

可对这个判决,我个人却没有产生太多谴责的情绪。

因为我们抛开感性、激愤的角度,这个案子的核心,其实不在于是不是钱可以买命,而是在于面临一个两难的刑事案件时,法官的最优解到底是什么。

大家请随我设想这样一种情况:此时,你作为被害人正绝望无助地躺在病床中,床头柜上摆着的是高达五十万的医疗费账单,如果拿不出这笔钱,你就会死。

与此同时,经司法机关调查,被告人倾家荡产也就只能掏出二十万,但与本案不相关的被告人家属表示,他们手里还有六十万。依照法律规定,法院执行不了这笔款,但只要你谅解被告人,他们就可以把这笔钱拿出来解你燃眉之急,让你活命。

这时你面临两个选择。

其一,是选择不谅解。在这种情况下,你心里可能会比较爽,但你更可能会死,就算不死,也是一个更痛苦的结果。

其二,你选择谅解,拿到这笔钱让自己活,同时也让对方活。

你选择哪一个?

如果你是法官,你会选择怎么做?

  • 选择先把这六十万哄到手,然后判处被告人死刑?

那对不起,以后就没人会把多的钱拿出来赔偿被害人了。

横竖都是一死,我为什么还要想方设法的借钱给你解决问题?要钱没有,要命有一条。

这对解决问题有帮助吗?没什么帮助。无数被害人还是会躺在床上气息奄奄,你会发现被告人的死对活着的被害人来说并没有什么意义。

  • 选择不停地抬高价格,说必须把钱码到一百万才行?

对不起,家属心里也有杆秤,那就是我为了让你活命,背一百万的债到底值不值。

这很现实,但没办法。

所以,大家明白了吗,法官为什么会这么做?

被告人及家属,你们能不能多拿些钱出来让被害人活,你能拿出来,我就让你也活。

被害人同不同意?我非常不愿意接受,但我同意。

被告人同不同意?我要多拿些钱,但我同意。

法律同不同意?查查法律法规,似乎有点问题,但也还是说得过去。

好的,问题解决了。死刑改死缓,也是惩罚;拿到赔偿金,好歹对生者也有帮助。

看到这里,大家看懂这个案子了吗?

这个案子,发映出了一个无奈的现实:这个世界并不是横平竖直那么简单的,为了生存,为了活着,我们每个人都会想方设法,我们每个人都会做出妥协。

我们会怀着弥天大恨,咬着一辈子的牙对被告人说出我们最不愿意说的那句,算了。

但你若说这个问题是不是就真的只能摆在那儿了,那倒也不是。或许制度的优化设计会对解决这个问题又帮助。

在此和大家分享一个我们的邻居日本的刑事被害人国家补偿制度。这是使刑事被害人近亲属在受到不法侵害后一定补偿的社会福利,简单来说,就是由国家出资补偿被害人,进而使刑事被害人摆脱犯罪给其造成的悲惨境况。在这个制度下,刑事被害人或能更有底气、有尊严的主张被告人受到其应有的刑罚。

大家看到这个制度,先别忙着喜大普奔,因为这又不得不涉及另一个问题,那就是对于犯罪分子犯下的错,是不是就一定需要我们这些守法的纳税人给他买单?

这既是一个法理层面的问题,也是一个制度设计方面的问题。大家若感兴趣,可以多研究一下。

聂李强死刑改死缓的这个案子,非常典型,但并不鲜见。这个案子折射出了人性的挣扎与无奈,但更多的,是折射出刑事案件下我国司法制度不得不面对的法律困境。

有钱能不能买命?这个问题,我们不能一刀切。

死很容易,但活着太难了。

    作者: 法山叔

    北京炜衡(成都)律师事务所律师

注:本文首发于微博,感谢作者独家授权『贞观』刊发此文。

请关注贞观新浪微博:@贞观club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