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收入准则如何影响上市公司业绩–IT篇

新收入准则如何影响上市公司业绩--IT篇

2018年到了,新的收入确认准则大家都准备好了吗?

此时投资者们最关心的大概是新的准则会对财务报表数据有什么影响吧。然而大部分企业要等四、五月份第一季度的财报出来我们才会看到。

不过美国准则(US GAAP)允许企业自主选择提前执行新准则(early adoption)。有一些企业已经完成了实施。我们也许可以从他们披露的报表中看出一些信息。

根据Audit Analytics10月份的数据显示,调查的3000多家上市公司中,有21家提前完成了新准则的实施。其中有11家用的是以前年度追溯调整法(full retrospective method),10家用的是累积影响调整法(modified retrospective method)。

我这次选取了以下一些企业,翻开他们的财报看一看究竟新准则带来了什么影响?

* AMZN没有选择提前执行,不过有披露执行新准则会带来较大影响(material impact),所以我们也一起来看看。

MSFT

微软的财务年终是6月30日。因此从理论上讲,新准则(ASC606)对微软是2018年7月1日才生效。然而彼时大多数12月31日年终的公司应该都已经完成实施了。自视龙头老大的微软岂甘落于他人之后,所以提前实施是理所应当的。而且它不仅提前实施了新收入准则,还一道顺便把本来要到2019年7月1日才生效的新租赁准则一并实施了。真是竖立了行业典范。

微软还特别贴心地召开了投资者电话会议,专门解释了这两个准则对财务数据的影响。有兴趣的同学可以点击这里观赏全篇。我这里作一些简单的摘要。

用了full retrospective模式,也就是说,过往年度一并都按新准则重新调整了。我们可以清晰地看到实施前后收入的变化:

可以看出连续两年收入在新准则下都增加了约7%。

为什么新准则下收入增多了?微软解释了几个原因:

  1. Windows10的OEM销售。也就是微软把win10卖给每个PC制造商的收入。在现有的准则下,一次性收OEM的钱会分成三年的收入,也就是这个机子的预计使用年限。而在新准则下,微软认为,这笔交易中有两个分开单独的履约义务(performance obligation)。一个是授权使用win10软件,约占总收入的97%。在授予OEM Win10的时点就可以确认为收入。也就是说,新准则下的“控制”已经在销售时点转移了。另一个是后续使用期间的更新,微软给它的价值大概占总交易金额的3%,在机器使用期间平摊收入,也就是在一段时间内确认收入。一个图解释:

可以看出,新准则下头一年的收入增加了许多。同时不同期间收入看起来变化幅度更大了。

2. 本地软件年金合同(on-premises annuity contract) (翻译不好,欢迎专业人士指正)和上一个情况类似。这种合同看起来每年向客户收的钱是一样的。现行准则下,收入确认和收钱的时间线是一样的。而新准则下则认为,这里也有两个分开单独的履约义务(performance obligation)。一个是软件许可(license)的授权,一个是软件的保障服务(assurance)。 软件许可的初始授权可以一次性确认,而软件的保障服务则要按照合同期限摊平确认。一张图解释:

同理,新准则和旧准则相比,大量的合同金额被提前确认了。


GOOGL

Alphabet在2017年1月1日就实施了新准则。没有提供非常详细的对比解释,可能是因为它的影响比较小。它的执行方式是modified retrospective。也就是说,过往年度的数字不需要调整,只是把往年的影响调在了年初所有者权益中。我们可以从它披露的信息里窥见一些端倪。

Alphabet 2017年的Q1财报说:

We recorded a net reduction to opening retained earnings of $15 million as of January 1, 2017 due to the cumulative impact of adopting Topic 606, with the impact primarily related to our non-advertising revenues. The impact to revenues for the quarter ended March 31, 2017 was an increase of $14 million as a result of applying Topic 606.

三个主要信息:

1. 新准则使它们的过往年度累计影响是留存收益减少了$15m;

2. 本季度按照新准则算的总收入比旧准则多了$14m;

3. 新准则主要影响的是非广告收入

其中1和2看起来似乎有点矛盾。不过我猜可能是收入确认的时间点变化,导致不同期间的收入产生了不同方向的变动。

再来看3。根据GOOGL的披露,广告收入的盈利模式主要看点击率。也就是说,按点击数多少来算收入。所以新准则没有影响似乎也是合理的。我们来看一下GOOGL的主要收入来源组成(数字以million为单位):

可以看得出GOOGL主要的收入来源于广告收入(>85%)。也就是说主要的收入并没有因为新准则而变化。就算只看Other Google revenue和Other bets revenue的影响,14million的影响也真是毛毛雨,1%都不到。

另外值得一提的是,新准则实施以后的财务报表附注中,对GOOGL的收入类别有了更多更详细的披露。之前的季度报告里并无收入细分的内容,只有分部报告中把google revenue和other bets分开来列示。而在新的季报里,则具体区分了广告收入和其他收入(见上图)。虽然类似的披露之前在管理层分析(MD&A)中也有,但不算财报附注中的内容,审计师是不审的。


AMZN

AMZN虽然还没有执行新准则,但是按照SEC的要求(SAB74),已经在2017年的季度报表中披露了一些关于新准则会带来哪些影响的信息。因为AMZN说新准则会带来较大的影响,所以我也拿出来看了一下。

主要信息:

1. 礼金卡(gift card) 的收入确认方式会和以前不同。按照新准则,Amzn会在出售礼金卡之后的9个月中确认收入,而不是像以前那样递延至礼金券过期或者等到2年以后再确认收入。

在现行的准则下,出售礼金卡的钱拿到只能算作负债,要等顾客真正使用了礼金卡才能确认收入。而新准则说,如果你可以合理估计未来收入确认的可能性和时间,就可以按照估计来确认收入。这样一来AMZN只要建个模,就可以提前确认了。考虑到亚马逊礼金卡的受欢迎程度,金额应该会不少。

2. 亚马逊自家品牌的电子产品。以前要卖到最终客户手中的时候才能确认收入;新准则下会则可以在卖到零售渠道的时候就确认收入。也就是说,收入确认也提前了。

这点我不是很明白为什么之前要到用户手上才能算收入,估计和零售商合同中的退货条款或售后服务条款有关。可能零售商不承担任何存货风险。因而在现有准则的“风险与报酬”模式下不能算风险已经转移;而新准则强调的是“控制”转移,所以可以提前确认?

3. Prime 会员收入的确认方式也会不同。在过去Prime的会员费会分配给亚马逊旗下不同的产品或服务线。在新准则下,作为单一的履约义务,会在会员期内分期确认。

新准则要求判断合同包含了哪些履约义务(performance obligation),还要看看这些义务是不是可以独立存在。虽然Prime会员包含了许多不同的福利(比如免运费,收看视频等等),但因为这些不能拆分开来单独卖,会员买的是一个整体,所以算作一个单一的履约义务,相应的收入确认也会保持一致。至于这对收入确认的时间点有什么影响,不明。

4. 一些曾经作为广告费用的抵消会被作为收入确认

这条不会影响利润,只会同时增加收入和费用。比如说Amazon在google上买了广告位,打的是Samsung的产品,然后付给google100元,又从Samsung收了90元。那么以前这90元是冲销营销费用的,现在将作为广告收入处理。

这样看来,在短期内,Amazon的收入在新准则下会有显著的提高。至少1,2,4条都是确定会增加收入/提前确认收入。


关于收入确认的新准则,有什么其他行业想聊一聊的?欢迎留言告诉我

我的其他有关收入确认的文章:

布宜诺斯 爱丽丝:团购网大战美国证监会——一个关于收入确认的故事zhuanlan.zhihu.com图标布宜诺斯 爱丽丝:新收入确认准则与儿童疫苗库zhuanlan.zhihu.com图标

「真诚赞赏,手留余香」

还没有人赞赏,快来当第一个赞赏的人吧!

文章被以下专栏收录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