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談與握手:台在APEC尋求兩岸外交突破

圖片版權 Reuters
Image caption 宋楚瑜在記者會上表示,台灣代表團這次相當盡力(資料照片)。

11月13日,台灣總統府替這一屆越南APEC(亞太經合會)代表團舉辦返國記者會。而身為代表領袖的宋楚瑜,則在記者會上表示,台灣代表團這次相當盡力,與各國代表團分享台灣在國際上推動的各項事務。

宋楚瑜也提及,台灣在APEC中與美澳倡議的"婦女與經濟子基金"以及政府如何幫助中小企業成長的經驗、還有氣候變遷下的災害預防,台灣這些方面都是"領先各國",也引起很多國詢問。之前發生大地震的墨西哥總統,更是對此請教,與台灣有深度意見交換。

台灣外交"出現突破"?

這回在越南峴港舉辦的會議,宋楚瑜與美國總統特朗普、國務卿提勒森與副國務卿向農等人會前握手聊天,暢談亞太政治經濟布局,甚至小聊下高爾夫球。回國前也與日本首相安倍晉三進行30分鐘會談,交談經貿。安倍也表示,台灣是有共同價值觀的伙伴,樂於持續與台緊密互動。

此外,宋楚瑜在會中,也與俄羅斯總統普京、越南主席陳大光、新加坡總理李顯龍等人相當融洽地討論。台灣總統蔡英文也對代表團進行表揚,並稱他們圓滿達成任務,替區域經濟整合做出重要貢獻,證明"台灣在亞太地區,依然是扮演重要的角色"。

圖片版權 CNA
Image caption 11月10日,APEC領袖代表宋楚瑜(後中右橘色領帶者)在越南出席"與東協領袖非正式對話",與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前左)相對而坐。

熟稔兩岸事務運作的前國民黨發言人楊偉中對BBC中文表示,宋楚瑜這次的表現是"恰如其分",沒有逾越份際,整體是"值得肯定"。

其中在國際交流部分,楊偉中認為,宋楚瑜去年跟安倍晉三沒有一對一會談,今年能夠實現,加上代表團的其他成員也與其他國家各代表交流頻繁,確實讓台灣國際能見度保持在一定水平。

台灣師範大學政治所教授曲兆祥則對BBC中文說明,在兩岸態勢低迷的時刻,能出席就很不容易了,能做到該做的宣傳與交流,"已經是及格了"。

他認為,其中,與美國總統特朗普和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都能自然交談互動,"政治任務上也有一些成果"。

曲兆祥也稱讚宋楚瑜"是兩岸現階段唯一都接受的人選",可以在APEC會議的角色做到這樣,"宋楚瑜之外大概也不會有第二位了",他說。

圖片版權 CNA
Image caption 106年11月10日,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後右)與台灣APEC領袖代表宋楚瑜(前中)在越南峴港出席APEC經濟領袖與企業諮詢委員會會議。

兩岸變為"冷淡互動"?

較引人注意的,則是今年在會場外,台灣媒體引述台灣國發會主委陳美伶,習近平與宋楚瑜則是在會場外僅有數秒鐘左右的握手寒暄,只是官方與媒體沒有留下影像紀錄。2016年同樣在秘魯的場合,兩人則是交談了十分鐘之久。

一般認為,出身中國大陸湖南省的宋楚瑜,過往與習近平在2014年有過會談,有著不錯的老交情。2016年蔡英文就任台灣總統後,囑意宋楚瑜出使當年的APEC會議,被認為是希望放低姿態,能增加與中國當局的對話機會。然而,今年的互動也不如以往熱絡,讓一些媒體解讀,兩岸對話漸趨於冷淡。

圖片版權 CNA
Image caption 11月11日,亞太經合會議(APEC)經濟領袖閉門會議在越南峴港舉行。台灣APEC領袖代表宋楚瑜(前右)與美國總統特朗普(後左)握手致意。

對此,楊偉中則認為,APEC畢竟還是個國際平台,並非針對兩岸專屬設計的平台,宋楚瑜也非國家授權的兩岸特使,所以他會跟各國領袖談,也會盡最大的努力在跟習近平互動,看得出來宋已盡最大誠意。

曲兆祥則說,形式上當然會覺得中國大陸出現冷淡行為,去年有了意見交換,今年則只是寒暄,沒有實質交談。但總體而言,習近平都沒有展現拒絶,他還是展現了相當地善意。在曲兆祥解讀,只要沒有拒絶"都是好事",如果習近平刻意不見或是忽視,那就是很大警訊。

對比2008至2012年,當時前副總統連戰出使APEC,與胡錦濤有過不少會前會談,隨後2013年至2015年,國民黨政府指派前副總統蕭萬長與會,也與習近平有過不少交流。

而在2015年後,中方開始從之前的會前會,轉為簡短地交流接觸。當時身為國民黨發言人的楊偉中則認為,過去的事有其時空背景,不便單一討論,他只希望蔡政府能切實解決現在面臨的問題。

圖片版權 CNA
Image caption 11月9日,台灣APEC代表宋楚瑜與美國、澳洲官員共同出席早餐會,探討如何協助婦女在經濟方面的發展。

APEC與中共十九大後兩岸進展

APEC身為中共十九大後的第一個國際會議,也被外界高度關注,認為這是觀察中方在十九大後對外態度的一顆試金石。而中方近日確實在對印度、韓國等態度上,出現較友善的轉機,外界也在期待,兩岸是否有近一步破冰可能。

不過曲兆祥則認為,習近平不會在兩岸上展現軟化之意,他說:"習近平只是沒有那麼不善意,至少對台灣他是沒有惡意跟不滿的"。他分析,十九大結束後,正是中共傾全力把權位集中在習近平的重要時刻,任何會期待中方軟化的想法,還是不切實際的。

反過來說,曲兆祥也認為蔡英文不會在"承認九二共識"上作出任何的讓步,中方也勢必堅守一個中國原則。因此如何在雙方都有堅持的前提下,找出一個新的互動或溝通模式,就是兩邊的課題。所以APEC派宋楚瑜出使,就是一個"潤滑劑"的感覺。

宋楚瑜也在回國記者會上說,他畢竟不是船長,掌舵的方向還是要靠"現任船長"決定。曲兆祥則是比喻,兩岸現狀還是"巧婦難為無米之炊",兩岸還是一個"無米的狀態",那要端出好飯菜是更困難了,端看兩岸領導人的智慧。而明年是否依舊是宋楚瑜出使,則是再度讓人玩味。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