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特與伊朗:中東雙強為何劍拔弩張?

Iran's Ayatollah Ali Khamenei (L) and Saudi Crown Prince Mohammed bin Salman 圖片版權 Reuters/EPA
Image caption 伊朗最高領導人哈梅內伊(Ayatollah Ali Khamenei)與沙特王儲薩勒曼

沙特阿拉伯與伊朗之間目前劍拔弩張——一直以來,這兩個國家都是宿敵,但局勢近日迅速升溫。為什麼?BBC外交事務記者馬庫斯(Jonathan Marcus)為你解讀。

為什麼沙特與伊朗不合?

沙特與伊朗均為區內強國,一直在爭奪地區霸主的地位。

這場競爭已持續數十年,並因為宗教分歧而加劇。沙特與伊朗分屬伊斯蘭教兩大分支,伊朗大部份人口為什葉派,而沙特則是遜尼派的領導大國。

兩個教派的分野,在中東地圖上清晰可見,人口分別以屬遜尼與什葉派的國家,也會按教派分別向沙特或伊朗尋找支持與引導。

沙特是君主制國家,歷史上也是伊斯蘭教誕生的國度,因此自視為伊斯蘭世界的領袖。然而這個地位在1979年遇上挑戰。當年,伊朗爆發伊斯蘭革命,在區內創造出一種新的政體「政教合一」,並訂明目標要將這種政體輸出往其他國家。

尤其在過去15年,沙特與伊朗的分歧,更因以下一系列事件變得更加尖銳。

2003年,美國對伊拉克發動的戰爭,推翻了遜尼派的薩達姆.侯塞因。侯賽因以往一直與伊朗處於對立狀態,他的失勢,令伊拉克內部抗衡伊朗影響的軍事力量消失,之後伊朗對伊拉克的影響力越來越大。

到2011年,阿拉伯各國爆發革命,令區內陷入政治不穩的狀態。伊朗與沙特利用這樣的局面,拓展自己的影響力,尤其在敘利亞、巴林及也門,令兩國之間猜忌更多。

有批評聲音指,伊朗正在區內建立勢力,目的是控制由伊朗直通地中海的陸路。

局勢為何惡化?

這場策略競爭不斷升溫,因為伊朗正在節節得勝。

在敘利亞,伊朗(及俄羅斯)支持的巴沙爾政權,擊潰了大部份獲沙特支持的反對派武裝。

沙特目前正竭立遏制伊朗不斷增加的影響力,沙特目前的實際掌權者、年輕、衝動的王儲穆哈邁德·本·薩勒曼(Saudi Crown Prince Mohammed Bin Salman)在軍事上的冒進,也加強了區內張力。

薩勒曼目前正與沙特南方鄰國也門的武裝份子打杖,部份原因是為了遏制伊朗在當地的影響,但開戰近三年,這場賭博的代價十分高昂。

與此同時在黎巴嫩,不少觀察家相信沙特正向該國總理施壓,要求他下台,目標是令黎巴嫩陷入不穩定。黎巴嫩武裝份子「真主黨」,是伊朗的盟友,目前在國內有極大政治影響力,並操控強大的武裝力量。

還有一些外部勢力也在發揮影響。目前,沙特因獲得特朗普政府的支持而更加強勢,而伊朗的死敵以色列,也為了遏制伊朗而支持沙特。

圖片版權 EPA

親伊朗的敘利亞武裝份子越來越接近其邊界,以色列憂慮會陷入被包圍的局面。

2015年伊朗與國際社會就核問題達成協議,以色列及沙特是這份協議最堅決的反對者。認為這份協議並不能杜絶伊朗發展出核武。

沙特與伊朗的地區盟友分別有誰?

籠統而言,區內的勢力分佈,與遜尼和什葉的分野相近。

親沙特的國家均為波斯灣地區內的遜尼派力量,包括阿聯酋、科威特、巴林、埃及和約旦。

而親伊朗的,則有獲伊朗強力支持的敘利亞政府,以及國內什葉武裝獲伊朗支持的國家,如黎巴嫩。這些什葉派武裝是牽制國內遜尼派反對武裝的主要力量。

由什葉派主導的伊拉克政府,也是伊朗的親密盟友,但不無矛盾地,伊拉也與華府維持著緊密關係,並倚靠華府來對付「伊斯蘭國」武裝。

沙特與伊朗的對立將如何發展?

上世紀,美國與蘇聯陷入緊張的軍事對立,被稱為「冷戰」,如今伊朗與沙特之間的競爭,可視為「冷戰」的中東地區版。

伊朗與沙特沒有真的開杖,但區內不少衝突,均為他們之間的代理人戰爭。

敘利亞是一個明顯的例子,而在也門,沙特亦指控什葉派的胡塞武裝射向沙特的導彈,是由伊朗提供。這次事件引發兩國隔空對罵。

圖片版權 Reuters
Image caption 也門是令沙特與伊朗關係緊張的主要戰場之一

但如今沙特在也門的影響大不如前,在敘利亞更是節節敗退,她似乎將眼光投向了黎巴嫩,作為下一場代理戰役的戰場。

黎巴嫩或會陷入像敘利亞一樣的局面,但很少分析人士認為,沙特能夠在該國取得優勢。

黎巴嫩若爆發衝突,以色列為抗衡真主黨,很可能會介入,觸發以色列與黎巴嫩之間的第三次戰爭。這場戰爭破壞力將是前所未見。

一些憤世嫉俗的人則質疑,沙特王儲是有心挑起以色列與真主黨之間的戰爭,以重創真主黨。

沙特與伊朗會開戰嗎?

到目前為止,德黑蘭及利雅德只是透過代理人對戰,雙方均沒有凖備好直接與對方打杖。但發射自也門的導彈,只要有一枚擊中了沙特的首都,也會令局勢出現劇變。

其中一個最可能爆發衝突的戰場,是波斯灣海域,沙特與伊朗隔海相望。

但兩國一旦開戰,波及範圍將不止於中東:波斯灣是國際航運、油運要道,美國及其他西方國家,均十分重視波斯灣的航行自由,任何會封鎖這片水域的衝突,均有很大機會引來美國的海軍與空軍。

長久以來,美國及其盟友一直將伊朗視為影響中東穩定的國家,而沙特則越發將伊朗視為生存威脅,沙特王儲看來會採取一切他認為必須的手段,阻止伊朗影響力擴大。

問題是,沙特變得越來越主動,將令該國也變成中東不穩的亂源。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