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行车运动员看短道速滑

自行车运动员看短道速滑

2018年第23届冬季奥林匹克运动会已接近尾声,中国短道速滑队终于在最后一个比赛日由武大靖在男子500米项目上摘得一枚宝贵的金牌。其含金量足以比肩刘翔2004年雅典奥运会的金牌。相信大靖夺冠的喜讯早已刷爆了各位的微信,微博。我们吉林省体育局机关办公群一直到深夜都在热烈的讨论此事,说得最多的词就是“不容易”,“解气”,“虎口拔牙”。回想这几天中国短道队受到的特殊照顾,心中憋闷的情绪终于得以抒发。东北虎干净利落的击败了太极虎。

很多知乎的朋友知道我就是搞竞技体育的,竞技体育的魅力就在于其结果的不确定性,但这不代表裁判可以左右比赛,操控比赛,这也违背了竞技体育的根本。最让我们感到愤慨的就是女子3000米接力比赛中裁判的双标了。当我看完这场比赛的时候思绪忽然间回到了2012年伦敦奥运会,场地自行车女子团体竞速赛中国队被莫名其妙地判了犯规痛失金牌,当时的情况是中国队宫金杰和郭爽以破纪录的身份赢了比赛,赛场内外的国人都已欢呼雀跃,见证这块中国自行车历史上第一块奥运金牌。但随后就被裁判判定犯规,自行车队领队潘志琛和当时的法国籍外教莫雷龙在第一时间上诉,但被UCI裁判驳回并不作任何解释。直到走下领奖台整个国家队都是懵逼的状态,因为完全不知道在哪里犯规了。此事最终也不了了之。

许多公路自行车迷也应该知道去年环法赛上彼得萨甘被驱逐出场的第四赛段,仅仅是因为裁判的武断判决,让萨甘失去了绿衫六连霸的机会,而卡文迪什对此也默不作声。后通过视频慢放和截图等方式确定是裁判的误判,同样的,裁判表示不解释。

再有,你们还记得2016里约奥运会男子拳击的吕斌吗?

那么面对无理的判罚,我们应该做些什么?

说实话,裁判认准的事情想挣扎真的很难,所以在这里我很同意@傲娇的Doraemon的观点,增强国力,慢慢改变,在奥委会里,在各种联盟里有我们的人,有我们的话语权,否则真的只能任人宰割!到头来最痛苦的还是付出无数血汗依旧颗粒无收的运动员们教练员们。

接下来吐槽一下韩国自行车队的无耻行为:

2012年参加环韩国自行车赛,其中有一赛段是120公里左右的赛程,中间八十多公里处有一段十公里左右的山路,比赛一开始我的一名队友就和韩国国家队的一名队员突围出去了,大集团根本没有在乎两个亚洲面孔的进攻,一直放水了五分多钟,准备在山路上追回两人,这也是公路自行车赛场上的常规操作。然而我的队友在比赛结束的时候告诉我,他们在进到山路的时候,摩托车裁判从旁边开过来,韩国车手拉着他就走了,对,就是这么明目张胆,就是这么目中无人,老外简直一脸懵逼啊,因为也看不到,所以投诉都没门啊朋友们。我跟另外一个韩国车队的朋友聊天的时候侧面问了这件事,他只是笑嘻嘻的说韩国主场嘛。总要搞点事情啊。

2014年我代表国家队参加了当时的仁川亚运会,来之前教练班子就反复地跟我讲因为当时我们四公里团体项目跟韩国队是竞争最激烈的,所以韩国人一定会使用盘外招,让我们一再小心,不要受影响。

到了仁川后,我们的车库是安排在所有队伍里最远的一个,明明是有近路可以穿过,但只有韩国队训练的时候才会开启给他们用。其他队伍不可以。场地是室外的,但是东道主只给了我们四个遮阳棚,远远不够使用,很多时候教练都要在遮阳棚外干晒着,运动员也会因为在遮阳棚内感到拥挤不堪的压抑气氛。

自行车比赛一般从热身到比赛大概需要90分钟,我清楚的记得我们比赛日的时候,亚运村到赛车场的大巴开丢了,尽管教练给我们预留出了20分钟的机动时间,但当大巴到赛车场的时候,距离我们上场只有不到一个小时的时间了,教练早已急得变了脸色。不过还好,最终我们在决赛上KO了韩国队,因为是纯实力项目,没有身体接触,所以当时幸运地没有被判犯规。笑(*^_^*)

你以为这就结束了?远没有!韩国队知道我是全能兼项并且是前一年的亚洲冠军,所以开始玩起了另一种盘外招。

当晚颁奖结束后已经七点多了,而官方点名要求我必须参加新闻发布会和兴奋剂检测,呵呵。我在接受央视几分钟的简短采访后就和队友在新闻发布厅等所有记者,官员,运动员到齐,等了将近半小时,而发布会仅仅用五分钟问了韩国队员两个问题,并没有我俩什么事儿。

接下来就是尿检,我们团队五人,偏偏选择了明天还要起早比赛的我,检察官面无表情的告诉我还有血检,两瓶。我莫名其妙地看她和一位我方的陪同,他们在沟通后表示她也无能为力,现在只能听兴奋剂检察官的,因为在这方面搞事情会死得比较难看。可能会影响整个代表团。我记得等我完成一系列的检查后回到运动员村已经十点半了,我匆匆的吃了一口饭后回到宿舍洗漱完毕按摩早已过凌晨,教练嘱咐我尽快入睡并且明早要坐最早的一趟六点的班车去赛车场。因为第二趟出发得特别迟根本来不及比赛,只能是提早到赛车场找地方小憩一会。比赛结果可想而知,我是真的力不从心,而韩国选手一路领先到决赛,只不过因为大意被日本选手逆袭,又为韩国代表团拿下一枚银光闪闪的银牌。再次笑(*^_^*)

这就是我所经历的韩国的盘外招,多年后我才因为这次冬奥会而公开提起,想来短道速滑队的经历一定比这糟糕的多也艰难的多吧,不论怎样,他们都是好样的,我们也会一如既往的支持他们。2022,北京见!

文章被以下专栏收录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