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紅與死白的愛虐情節 異色畫家Michael Hussar

看到立體派就想到畢卡索,看到融化的時鐘就想到達利,Michael Hussar就像這些大師,厲害之處在於創造出屬於自己的風格──一具極端蒼白的美麗胴體,彷彿血已流乾;一根塞進口內的巨型血紅棒棒糖,外觀既像肥蟲又像飽脹的腸子…這就是Michael Hussar的招牌。

《Daddy’s Girl

這樣的姿勢通常被認為性暗示,正在觀賞的你是怎樣解讀的呢?

《Cherry Pie

糖果般的紅、奶油般的白,讓人好想舔一口的可口女孩。

《Saliva

貪心的舔舐、連嘴唇也吸到腫脹,看久了不禁懷疑那半透明棒狀物是從體內拉出來的…

Michael Hussar畫出充滿情緒的眼睛,哭紅般充血的眼週黏膜,以及更多嚇人的新傷口與舊傷口,在脆弱的白皮膚上紅得發紫,彰顯非現在式的靜態暴力。

Michael Hussar來自美國南加州,以油畫專長著稱,繪畫功力紮實,相對地內容卻太過刺激、叛逆不羈,反差造成的衝突感甚至讓部分觀眾感到不適。即使如此,這位奇才仍受到世人肯定,他曾在母校巴沙狄那藝術中心設計學院教授繪畫,連流行教主瑪丹娜也是他的客戶。

他的畫讓你怕嗎?或是讓人想要對外觀病態的畫中人一親芳澤?不管觀眾是哪一種反應,牢牢捉緊眼球,並在腦海中深深刻下名為震撼的印記,這就是Michael Hussar的特長。

Source: EligorEva -opera, index -michaelhussar, sevasevol -blogspot, michael hussar -facebook

深入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