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五本小说,让你明白爱情不仅仅只关喜欢。 by 流浪诗人 · 那些年读过的书

前段时间有几句很火的英文小诗:

“I love three things in the world,sun ,moon ,and you

sun for morning ,moon for night ,and you forever”

这几句英文让人读起来很是感动,不过翻译成汉语也很美:

“浮世三千,吾爱有三,日月与卿,日为朝,月为暮,卿为朝朝暮暮”。

爱情应该是人类讴歌最多的感情,古今中外,有无数才子佳人的爱情,感天动地,柳永说:“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苏轼说“十年生死两茫茫,不思量,自难忘。”

如此的思念,这一切都来自最初的那份互相欢喜。

就像徐志摩写的:

“最是那一低头的温柔,像一朵水莲花,不胜凉风的娇羞。”

然而,爱情,不仅仅是只关喜欢,看这五本小说就知道了。

一  《嫌疑人X的献身》 东野圭吾

这大概是在爱情里,喜欢的这个人为被喜欢的这个人,能做到的最极致的事情了。

牺牲自己的生命或者一生的自由,只为让她能够安心的去跟她喜欢的人去过剩下的一生。

已经离婚的花冈靖子在一家便当店上班,靠着微薄的收入与女儿相依为命,但是有一天酗酒成性,好吃懒做,又喜欢赌博的前夫来找她,索要钱财,花冈靖子已经多次给过前夫很多钱,但都被他拿去赌博,花冈靖子这次不愿意再给,在两人争执中她失手杀了前夫。石神哲哉是花冈靖子的邻居,也是一位多年难遇的数学天才,他很早就暗恋上了花冈靖子,每天都固定的去花冈靖子的便当店去买午餐,只是为了看花冈靖子一眼。

《嫌疑人X的献身》

在花冈靖子不知所措的时刻,石神哲哉利用自己缜密的逻辑思维,设置了一个精彩的骗局,让警察只能在案件的外围来回调查,调查的结果也与花冈靖子无关。

花冈靖子一直只是感激石神哲哉,却并不知道他有多么的喜欢自己。与此同时,花冈靖子原来做陪酒女郎时的一个男性朋友工藤邦明开始追求她,两个人之间互生情愫,这都被石神哲哉看在眼里。

案件最终在石神哲哉的大学同学,又是一位私家侦探,极具推理能力的汤川学的帮助下告破,凶手竟然是石神哲哉,这是他为花冈靖子设置的最后的保护层。

即使花冈靖子不喜欢他,只要她能够开心的生活下去,他也愿意为她做出所能做的最大的牺牲,即使是牺牲他自己。

究竟爱一个人,可以到什么程度?

石神哲哉的回答是:

“如果你过的不幸福,我所做的一切才是徒劳”

爱情,不仅只是喜欢,还有付出。

二  《芳华》 严歌苓

最近这部电影很火,但电影跟小说原著还是很有差别。

在上个世纪七十年代,西南小城的一个文工团里,出身木匠的刘峰由于热情助人,心地善良,当时外号“雷又锋”,是团里的优秀标兵,他喜欢上了来自于上海良好家庭的林丁丁,为此不断付出。在一次两人独处的时候,刘峰在表白时突然情不自禁的抱住了林丁丁,吓住了她,林丁丁又哭又叫,被人看到了,说林丁丁腐蚀“雷又锋”。在那个特殊的年代,如果被扣上帽子是多么的可怕,为了保护林丁丁,刘峰说是他主动抱的她,结果自己被批斗,被下放。而林丁丁根本不喜欢他。

《芳华》 

与此同时,文工团的另外一个女兵何小曼因为被刘峰的关心而打动,喜欢上了他,但刘峰已经心有所属,即使他知道林丁丁不喜欢她,他也看出了何小曼的心思,也没有办法,也不愿意去回应何小曼的喜欢。他不想耽误何小曼。

时光飞逝,几十年后,已经成为大叔,并且患病的刘峰为了让侄子不再给他找老伴,就找来了当时也已经守寡单身多年的何小曼来做挡箭牌,说他已经找到了老伴,而且还住到了一起,何小曼对刘峰的心思未曾变过,当然愿意。其实两个人是分开睡,一个人睡客厅沙发,一个人睡房间床上,相敬如宾,一直如此,直到刘峰病逝。

晚年的刘峰,十分明白何小曼的心意,也想让自己喜欢上她,但是,爱情并不是自己的主观意识可以强迫的。

用屈原的诗句来形容何小曼和刘峰的心情:“心不怡之长久兮,忧与愁其相接。”

林丁丁不喜欢刘峰,刘峰没有办法,刘峰不喜欢何小曼,何小曼没有办法,刘峰想喜欢何小曼,刘峰还是没有办法。

爱情,不仅只是喜欢,还有无奈。

三  《摆渡人》 克莱儿·麦克福尔

“如果命运是一条孤独的河流,谁会是你的灵魂摆渡人?”

迪伦是一个学习不怎么样的女孩,经常被母亲唠叨,在学校里也经常受同学欺负,她觉得自己的生活没什么意思,就坐火车去找已经跟她母亲离婚的父亲,结果火车路上发生交通事故,迪伦身亡,进入另一个死亡世界——荒原。

迪伦自身并不知道自己已经身亡,只是以为就自己活了下来,看着眼前的一片荒芜,她非常害怕,这时,迪伦看到不远处的山坡有上一个男孩的身影。这个男孩叫崔斯坦,是奉命来接引她的灵魂穿越荒原的,迪伦只是他要接引的无数灵魂之一。

《摆渡人》

在荒原上,有很多恶魔觊觎迪伦的灵魂,在崔斯坦的带领下,最终穿越了荒原,到达了另一个世界,而在这个过程,迪伦从陌生,到讨厌,依赖,最后喜欢上了这个话很少,长相英俊,做事很勇敢,果断,又有些调皮的灵魂摆渡者,崔斯坦也是,一向只知道灵魂摆渡的少年,也对这样一个善良,纯洁的少女动了心。

当到达了目的地后,崔斯坦因为身份进不去,他要回去继续摆渡下一个灵魂,迪伦却对他念念不忘,要求重返荒原,即使是冒着魂飞魄散的风险。她费尽艰辛回到荒原,发现原来崔斯坦也一直在喜欢她。于是迪伦鼓励两个人尝试回到现实,崔斯坦原来只是灵魂摆渡者,从来没有尝试过,可能会接受惩罚,但他愿意与迪伦一试,最终两个人回到现实在一起。

在整个过程,迪伦刚刚身亡,身在荒原,不知所措,崔斯坦出现了,当迪伦到达目的地,然后各自忍受相思之苦时,迪伦又不顾风险,勇敢的出现在崔斯坦面前,两个人为了爱情,都敢不顾惩罚,勇于尝试回到现实。

“如果我真的存在,也是因为你需要我。”

当我真的需要你了,你又会不会真的出现?

如果爱情之间有一百步的距离,我已经向前走了九十九步,你敢不敢向前迈出那最后一步。

爱情,不仅只是喜欢,还有勇敢。

四  《城的灯》 李佩甫

这个故事发生的背景也是改革开放前夕的二十世纪七八十年代,冯家昌的父亲是村里的上门女婿,兄弟五个,家里又穷,被村里人瞧不起。母亲生病去世后,父亲一直在村里夹着尾巴做人,可冯家昌学习好,被村里支书的女儿刘汉香看上了,刘汉香学习也好,而且长相十里八乡都数得着,冯家昌也喜欢上了刘汉香,两个人私下定终身。

《城的灯》

那个年代,村支书在村里地位可不一般,冯家昌家里又特别穷,二家之间相差太大,村支书刘国豆不愿意,但拗不过女儿愿意,就把冯家昌推荐到了部队当兵,现在他年纪还小,等他当几年兵,升上营长,然后专业回来,混个一官半职,再给两人成亲。

冯家昌就这样去了部队,到部队里,冯家昌不断的学习部队之间的规矩,怎么向上爬,还傍上了一个军区司令的关系,被一个军区高干的女儿看上。考虑到他家里还有四个兄弟,一个老父亲在家,他要把四个兄弟都拉扯出来,冯家如果要发达,关键就在于他怎么选择。

于是他就在部队招了女婿,做到了团长级别,虽然他并不怎么喜欢那个姑娘。

与此同时,刘汉香在冯家昌当兵走了以后,看到他家特别的困难,不久就以儿媳的身份,住进了冯家的破烂屋里,一边照顾他的四个弟弟还有父亲,一边发家致富,最终新房子也盖起了,生活条件也转好了,却传来冯家昌在外面招了女婿的消息。

刘国豆想发动群众举报去把他拉下马,刘汉香不让,最终去部队看了冯家昌后,去城里学了种植花卉的技术,回家带领村里发家致富,终身不嫁,四个弟弟果然在冯家昌的帮助下都发达了,一家人却再没脸回老家了。

爱情是最珍贵的,也是最不被珍惜的。

为了家庭,富贵,很多人在选择牺牲的时候,爱情往往首当其冲。

爱情不仅只是喜欢,还有现实。

五  《人生》 路遥

这本书可能很多人很早都读过,我是高中,之所以最后列这本书,是因为这本书可以跟上一本《城的灯》做对比,一起读的话,会更容易理解不同选择之下,不同的爱情结局。

这两本书背景都是改革开放前夕,《人生》相对更早一些,故事的男,女主人公高加林与冯家昌,刘巧珍与刘汉香很像。只是冯家昌比高加林更幸运,刘汉香比刘巧珍结局更不好。

《人生》

这部小说,尤其是年轻人,看的时候,感觉就像是发生在自己身上一样,尤其是当几年以后再看一遍,这就是写的年轻时候的事,甜蜜和苦涩的爱情,波折不停的事业,命运的转折,激荡的人生,几步每一个都很对应,所以路遥大叔也肯定年轻的时候有过这样内心的挣扎,才能写出这样让人如身临其境,代入感这么强的作品。

“人生的道路虽然漫长,但紧要处常常只有几步,特别是当人年轻的时候。”

心里最感动的时候,是结局最后高加林放声大哭的时候,哭声中有对刘巧珍的感激,也有失去刘巧珍金子一样的心的懊悔,还有对人生的无奈。

爱情如果来了,你恰巧也抓住了,就要学会珍惜,并不是所有的人都是刘汉香,更多的人是刘巧珍,如果这山望着那山高,可能最后在没做成冯家昌之前,就成了高加林。

爱情不仅只是喜欢,还有珍惜。

爱情源于喜欢,却不仅仅只关喜欢。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