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從台灣政府報告看台灣的”低薪”

台灣政府的報告指出,有三成的就業人口月薪不到3萬元新台幣。 圖片版權 VICTOR CHAN
Image caption 台灣政府的報告指出,有三成的就業人口月薪不到3萬元新台幣。

(注:本文不代表BBC觀點和立場)

台灣行政院主計總處最新的統計報告指出,台灣的全體工作人口當中有三分之一的月薪低於3萬元新台幣(約合1000美元、6667元人民幣)。

大學剛畢業的"社會新鮮人"的起薪或者是最低月薪,根據政府的規定是21009元新台幣、而勞動部在5月份公布的統計數字則顯示實際起薪是28116元新台幣、 "重新回到17年前的水平",但是高初中學歷求職者的起薪平均是22221元新台幣,平均起薪是26723元新台幣。

不如北京

薪資的問題在台灣可能不只是表面上看的那麼簡單,因為按照這份報告來看,台灣的薪資水平不但行業別有差、南北也有差別、東部和西部的差別更是明顯,以許多是外來就業人口的台北市為例,他們會到台北求職的主要原因就是台北的薪資水平高於絶大部分地區。

不過這也並不是說台北的薪資和生活水平是"呈現正比",例如根據台北市政府的統計,在台北從事餐飲與住宿行業的人員年收入平均是340616元新台幣,也就是說平均下來每個月的收入約為28384元新台幣,可支配的收入就更少了。

台灣的起薪偏低也是被勞工團體詬病指責的對象,那麼台灣的起薪在兩岸三地來比較的話是如何的情形?根據中國智聯招聘公布的報告,中國37個主要城市的平均薪資是7599元人民幣,也就是大約折合34195元新台幣,香港是大學畢業起薪14800港元、折合約54760元新台幣。

圖片版權 VICTOR CHAN
Image caption 台灣的餐飲業從業人員的時薪是大約139元新台幣。

收入與支出

或許會有人說台灣的消費水平比較低,從經濟學人智庫發表的《2017年全球生活成本調查》來看,香港排名第二、北京排名第55、台北排名第57,看起來似乎台灣的起薪和生活水平似乎是正比,但是檢視一般常見的支出,台灣似乎又不算便宜。

以現在幾乎已經是人人必須的手機來看,台灣大約每月支出最少是1000多元新台幣,台灣的消費者基金會在2012年就發表報告說,台灣的費率價格是中國的8倍、香港的6倍,最貴的汽油價格每公升台灣是29.7元新台幣、北京是7.22元人民幣、折合約32.49元新台幣、香港是16.91港元、折合約62.567元新台幣。

台灣的薪資是否足夠在就業的地點生活,答案可能是見仁見智,比對同樣是行政院主計總處前一年的統計報告,以收入最高的台北市為例,每人的月均支出是25321元新台幣,以起薪28116元新台幣來看,在扣除了所得稅、勞健保等費用之後,可能相當困難。

行政院主計總處的報告說,在台灣1133萬多的全體就業人口中,雖然有所改善,但是還有1.49%月收入不到2萬元新台幣,而按照2017年五月的統計,每月全時工作受僱者的所謂經常性收入平均為38656元新台幣(約合8590元人民幣、1220美元),比前一年增加了620元新台幣(137.8元人民幣、20.7美元) 。

而薪資低於3萬元新台幣的就業人口佔全體的31.47%,這種統計數字被媒體認為是"低薪"的佐證,但是報告指出月薪低於3萬元新台幣的就業人口比例已經比2009年的44.39%下降,而主計總處所做的統計稱台灣在2017年9月的人均收入是637535元新台幣,也就是說低於平均數的就業人口會更多。

從這些林林總總的數字來看,台灣除了起薪低於其他地區之外、高收入和低收入的差距也正在拉大,而從比例上和支出成本來看似乎"低薪"的現象的確存在,對政府形成了挑戰。

圖片版權 VICTOR CHAN
Image caption 面對他們認為的"低薪",台灣許多年輕人選擇像夜市擺攤之類的方式自行創業。

年終和加薪

現任的行政院長賴清德在9月接任之後,第一件事就是宣佈2017年台灣的軍公教人員加薪3%,希望能夠鼓勵民間企業跟進,隨後的確也有數家大型企業宣佈跟進,但是台灣的企業許多是中小型甚至所謂的微型企業,而從這些企業的招聘和告示來看,似乎並沒有呼應政府的政策。

台灣習慣在年底的時候發放所謂的年終獎金,有的分析就指出,凖備年終獎金的同時又要加薪的話,對企業主可能會造成現金壓力,因此對中小企業和微型企業是否跟進加薪可能還要繼續觀察一段時間,但是在《勞動基凖法》修法引發爭議之後,這段觀察時間會要多久還很難說。

而許多企業主為了降低成本將固定職位改為臨時或者是外包,就成了台灣就業市場統計的所謂"黑數",例如小型旅店將原先整理住房的清潔工作"外包"、改為以清理房間數量計算工資,並且不投保勞健保,從事這個工作的人月收入大約在20000元新台幣左右,是很多就業困難人士的選擇。

至於學歷較高的,許多希望通過留學而在海外工作,雖然還是少數,但是台灣相對"低薪"的問題也成了"留不住人才"、"人才出走"的重要原因,更也成為了台灣勞資關係"惡化"的根本因素之一,能否解決勞工所認為的"低薪"這個問題,看來也挑戰了執政者的能力。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