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歌案:不逼死幸存者,你们真的不能善罢甘休吗! by 云南姜子牙 · 日记本

先看我这几句话,谢谢!我的几句话

江歌案,我不敢发文,是最大的悲哀

江歌案公布之后就引起了很多的争议和关注,社会舆论几乎一致的倒向对江母的支持同情,并对刘鑫恶语相加,更引发了所谓毒闺蜜的讨论,由此有人批判人性,责问良知。一些网络写手不知是何居心,将社会舆论一步步推向激烈的批判。正如刘鑫所说:我现在说什么都是错的,我说什么都没用。

图片发自简书App

某些圣母婊们,你们一定要逼死幸存者才能罢休吗?

现在网络上目所能及,铺天盖地的都是声讨刘鑫的文章,如《刘鑫江歌案: 法律可以制裁凶手,但谁来制裁人性?》,江歌案|你们的名誉,比江歌的生命更重要,和《刘鑫,带血的混沌好吃吗?》等等标题雷人,一开始就是诛心之论的。这些文章都反复出现一句话那就是在出事后几天不和江母联系,不回江母微信,直到江母“无可奈何”曝光信息她才现身。

我想先就刘鑫是否配合调查,以及是否始终逃避江母,一致不联系江母说说。以下的消息都是江母自爆的微信聊天。

十一月三日晚上,江歌出事当天,刘鑫给江母发到:对不起阿姨,我不知道该怎样回复你,我现在能做的就是尽一切力量协助警察破案,我不忍心告诉你,我能想象你有多伤心,只要抓不住烦人我是不会善罢甘休的。

十一月四日下午:阿姨,我知道你现在伤心难过,也很恨我,我以为又恨又害怕,你恨我可以之后再算账,我们要先团结一心找到凶手,我一直都在尽全力协助警察,之后也会把我在调查过程中的事情如实的告诉你。但是我现在什么也不能说,请你谅解。

可以看出,刘鑫并没有直到被曝光才联系,而是从开始的时候就告知江母,并且表达出对了江母的自责和悔恨。

十一月五号,江歌妈妈在微博上发布消息,说杀人凶手可能是刘鑫的男友,由此产生各种离奇的揣度,有人说刘鑫配合凶手杀人有人甚至脑补江歌被杀过程,矛头直指刘鑫,说是刘鑫锁门不让江歌进去。然后就是我们传统美德上场,一向听风就是雨,然后站在道德高点来攻击。刘鑫误以为是江母所说,但这些猜测抑或说成是重伤都是江母不知道的。大多数网友以为或者所接受到的就是刘鑫以此要挟江母,说自己不去作证。但从聊天信息上我们看到的是刘鑫哀求江母说我求你了,案子不解决我也吃不下睡不好,每天绞尽脑汁想等警察说我可以见你的时候我该怎样做,我挺不好受的,你别再给我施加心理压力了,人命关天的案子无论是何种方式只要是活下来的人都不好受。请求江母也理解一下她,之后才说的如果再有这样的你事情她就停止协助调查,但紧接着她也解释了,她只是气话,她在认真的做笔录,不想让江歌不明不白的死,希望平静下来齐心协力解决案件。刘鑫并没有因此就躲避江母。

十一月6号:三叔妈妈,你冷静下来可以吗?我是当事人,为了尽快破案和给三叔你们一个交代 ,我每天都在尽全力的配合警察,现在谁是凶手还没有着落,我不见你不是在躲你不敢见你,是因为现在迷点太多没有找到凶手没法给你一个交代,现在是知道一点风吹草动就在网上散布,散布的消息越多凶手越难抓,而且我现在除了警察谁也见不到,你每天在微博发的那些东西都不着边际,引来无知群众的猜疑,然后给我造成伤害,大家一起抨击我你心里痛快的话我也无话可说,从你来了日本之后我就一直担心你的从警察那里打听你的状况。你却让网友这样诋毁我。我不恨你,但是你已经对我造成伤害了,事情解决之后也不会再见你了,放心吧,为了我的三叔我拼到死也会找到凶手。

接着江母一再逼问凶手详细信息,刘鑫以涉及案情婉拒,但还是说出了自己知道的所有的东西。我们是希望她过去杀了杀人犯还是为江歌陪葬?

网上还有一种指责是说刘鑫说江歌该死,说她是短命,抱歉了,那是刘鑫父母说的,当自己的女儿在网上被众人指责,全家信息被公布在网络上为人任意谩骂侮辱,一时生气而说出这样的话,真的罪不可赦吗?话是刘母说的,当时的录音上刘父还阻止刘母继续说下去。平心而论,都是为人父母,江歌是您女儿您可以为了她一再要求刘鑫对公众做出如何解释,向您和江歌做出怎样的忏悔,就不能允许人家也为了女儿躲避舆论?江母,我充分理解您的心情,但是一直这样下去,您只会更加伤心,刘鑫这个苟活下来的人也无法生活。

图片发自简书App

还有一片文章标题为《江歌,你为刘鑫去死的100天,她买了新包包染了新头发》。人死,亲人或余悲,他人亦已歌,你们想要刘鑫怎么办?是不是她后半生一定要在悲伤抑郁中度过?他是不是要为江歌披麻戴孝?是不是要为江歌殉葬?是不是就应该在自责和痛苦之中消瘦抑或自杀才够?如果真的到了那天我们是不是又要涕泪如雨说刘鑫不能释怀?

就好像有人站在高楼上说要跳楼,没跳的时候看客大喊你快跳啊!你怎么不跳呢?结果真的跳楼了,看客一脸惋惜,你怎么跳楼了?你怎么这么冲动?

或许这些对刘鑫的要求都是因为我们觉得是刘鑫导致了江歌的死亡,是江歌做了刘鑫的替死鬼。请您们想一想,刘鑫如果知道陈世峰想杀了她,她还会不报警而是去投靠江歌?也就是说哪怕知道或者感受到陈的跟踪,但刘是不知道陈会这样做的,江歌的死是陈造成的,假如刘鑫是去住了旅馆或者去了其他朋友家,在同样的情况下陈将愤怒移到了无辜者身上,那我们也能说那些人是因为刘鑫而死?

这是意外,不是刘鑫刻意造成,杀人者无人指责,幸存者万人唾弃!

再次,就算我们把江歌看成为了刘鑫而死,我们对被救者往往有着完美的道德要求,她必须事后找到江母,下跪谢恩,在公众环境下一遍遍讲述自己如何被帮助,每次都得以泪洗面否则不能展现真情实感,应该抱着江歌遗像泣涕如雨,形容稿素,哀毁骨立?

假如幸存者从此之后都不能够拥有自己的一点点幸福,那活着或许更加不幸!

现在网上对刘鑫的指责最多的也是最有力的就是她锁了门没出去救江歌。首先,刘鑫有没有锁门我们不知道,她自己说的是没有锁,当然不排除她撒谎或者情绪激动无意识地锁了门。排除所有的一切,不管刘鑫的回答,即使或者说假如她真的锁门了并且不敢开门,那说明情况已经十分危险,让她害怕到了不敢出去的地步。江歌身上多处刀伤,伤口达十厘米,假如刘鑫出去了,结果如何?她能够在恶魔手上挽回江歌?结局恐怕是刘鑫也倒在血泊中。如果结局真的是这样,我们是不是又要告诉我们的孩子的我们的朋友,告诫她们在危险时候如何保命?

洞穴奇案的十四种判法第十二种是设身处地,如果惩罚被告的法官都是在惩罚不比自己坏的人,那无疑是对法律的耻辱。我们是不是成了道德审判者,无意中在侮辱我们口口声声所谓的道德正义?几人能在这样的情况下出面?我不能,除了我的直系亲属没人能让我冒生命危险。现在的社会,大街上老人犯病摔倒也有无人施援而死的, 扶一个老人又多少潜在风险?不去扶或许没人指责,但不敢冒着生命危险开门倒是该死了?

图片发自简书App

图片发自简书App

之前在朋友圈发了一点评价,很快,可想而知的各种铺天盖地的谴责,不过没什么,微信好友又少几个而已。大家说谴责她的是她的冷漠,回避和谎言。第一是冷漠,我不否认有些地方是冷漠的,在江歌火化和回国这些重要日子都没出席,尽管她说是警察没同意但之后她总有露面的机会和时间,可是她没有,第二是回避,她确实回避和江母见面,但是在调查上还是尽力配合了警方的调查,至于不告诉江母杀人犯的具体信息,出于调查期间保密并没有错(当然她还是说了),但是直接告诉一个刚刚丧女的愤怒悲痛的母亲杀人犯是谁,真的有好处?万一江母失志冲动了呢?罪名我想一定是并且只会是刘鑫的。第三是谎言,在没有任何证据表明她是故意锁门之前,没有谁能说就是她锁门的,就是她不开门的。就算有了证据她锁门了但是现在没承认,一种是高度紧张已经忘却,一种是不敢承认。前者无可厚非,后者如果是这样,承认之后要面对的是什么?中国有几亿“道德高尚”随时可以“杀身成仁,舍身取义”的网民会让她淹死在唾沫之中。

我当然不是认可这种做法,我只是想问问承认了又能如何?让江母永远无法释怀,让门后的人毕生罪孽深重?总结起来,我更觉得刘鑫是懦弱,是害怕,有可恨之处但是绝不到审判人性,拷问良知!刘鑫的一句话说得很对,人命关天的案子,活下来的人无论如何也不会好受!

在局面的采访中,我明显可以看到江母的丧女之痛,但更明显的则是江母所代表的道德审判者的态度。刘鑫想靠近江母,但江母却找了椅子,说要让刘鑫做的矮点,刘鑫抱住江母却被呵斥离我远一点,她拿出了江歌的遗物,江母说刘鑫玷污了她。

这个案件之所以引起这样多的观众,我想有几个原因,

第一,只死了一个人,另外一个没死。造成了包括江母在内许多人心里的不平衡,觉得凭什么江歌为你而死,你却可以苟活人世过得有滋有味?我想说,杀人者,陈世峰。能活下来一个难道不好?

第二,事情发生在日本。提到日本,我们自然是群情激奋,磨刀霍霍,以至于想判杀人犯死刑都有很大一部分出于这个原因。当然杀人者不是日本人。

第三,死者符合了我们对乖学生的一切想象。媒体报道抑或是江母的口述,都为我们描绘或者说展示了一个懂事乖巧,体谅父母,友善优秀的江歌。我不能说这有什么夸张的地方,也相信她就是这样的优秀,但就是由于这样艰苦奋斗懂事的形象更加加重了我们的同情和愤怒,假如死的是一另外不那么优秀的人,我们的天平或许会稍微倾斜的少一些。

第四,关键的一点就是刘鑫的懦弱和双方的误会。刘鑫不敢出面,可以说是不敢承担责任,也可以说是漠然自私,我承认也认同她道德有缺陷。但是还在微信上还有联系的时候江母发微博导致了网友对她的攻击,她抱怨了一句,这句话被无数个公众号无数篇文章用来斥责她。

但是江母,不是所有伤痛者的无理过激的行为都必须被原谅。如果都能,为什么刘鑫就不能?

作为一个局外人,我没有办法(注意是无法)感同身受地体会江母的悲痛,说我道德败坏也好,说我冷血无情也罢,每天很多人去世,我不可能说每一秒都在默哀,与我而言就是一个留学生被害事件,你要让我产生多少悲悯?我对江母对女儿的感情很感动,或许一些人就是把对江母的感动和同情转化成了对刘鑫的要求。幸存的刘鑫,她也是受害者,她在国内已经无法生活下去,全家都为此饱受讥讽攻讦。这些难道还不够惩罚?

刘鑫有错,逃避责任,冷漠自私,有道德的严重缺陷,但如考试,满分一百,考了五十分的人不能说是交了白卷。刘鑫需要有道德的谴责,但是我们现在是不是已经给了足够甚至多得多的惩罚?

死者长已矣,存者还要被怎样蹂躏?包括江母在内的所有人,我恳求你们放刘鑫一条生路!惩罚谴责适可而止

我就是我,不为谁洗地。

没时间一一回复,我只想说一句,不喜欢,请不要看,如果要评论请你先看完。

江歌案,不敢发文才是悲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