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爾夫球/選手之夜以花為主題 曾雅妮:自己就是一朵花

2017裙襬搖搖LPGA台灣錦標賽,總獎金創史上新高的220萬美金,將於19-22日在桃園林口登場,開賽前各路好手同聚今(17日)的選手之夜,台灣球后曾雅妮,配合主題特地在胸口別上一束精緻小花,笑說「自己就是一朵花。」

今晚的選手之夜以「花」作為主題,每位參賽女選手換下高爾夫球裝,以宴會服飾亮麗登場,台灣球后曾雅妮一登場就引起歡呼,身穿白襯衫披上黑西裝外套,並腳踏8公分左右的全黑踝靴帥氣登場。

「本來想要穿裙子,有試穿了但沒找到適合的,怕變大嬸。」曾雅妮笑說,「很滿意今天的服裝,符合自己的個性,很帥氣。」胸口還特地別上花束裝飾,她表示是為了搭配主題,並開自己玩笑說,「自己本身就是一朵花。」

檢視相片

▲台灣高球天后曾雅妮。(圖/鍾東穎攝 , 2017.10.17)

世界球后柳蕭然今天才從南韓搭幾抵台,晚上身穿花朵樣式洋裝出席,洋裝以黃黑色為主體,她說,「不想太花俏,以簡單亮麗為主」。韓裔紐西蘭籍的「天才少女」高寶璟以紅色套裝俏麗出場,展現20歲的青春花樣。

檢視相片

▲世界球后柳蕭然。(圖/鍾東穎攝 , 2017.10.17)

嫌棄妹子太黏人 李玉璽強行分手吳心緹

李玉璽和吳心緹(小敏)因為合作《惡作劇之吻Miss In Kiss》爆出緋聞,今年1月,本刊獨家拍到吳心緹在李玉璽家過夜,小倆口共度13個小時。未料這段看似金童玉女的「璽緹CP」,在被拍到後,交往不到半年,就由男方提出分手而正式拆夥。

李玉璽和吳心緹被本刊拍到過夜情後,李玉璽稱是因為媽媽做了消夜,要吳心緹一起吃,然後又因時間太晚怕危險,才留女生過夜。之後李玉璽再被媒體問及緋聞女友,還大方認愛:「我們現在就是慢慢發展!」沒想到這段戀情發展半年多,李玉璽就向吳心緹提分手,提出的日期是在4個月前。

兩人雖然對外表示是和平分手,但據悉,分手的主因是李玉璽覺得女方太黏人、又愛查勤,讓他受不了,終於向吳心緹說再見。

李玉璽不喜歡過於黏人的女生,偏偏吳心緹是那種個性活潑,工作也很有主見,但只要談起戀愛就完全變了個性的人。尤其她很依賴男朋友,據悉,「璽緹戀」開始時,李玉璽覺得被人依賴感覺很棒,儘管吳心緹喜歡問東問西,他也樂意為她解答或提出各種意見。

只是,吳心緹被愛沖昏頭,行為舉止也像個小女人,沒工作時她就在家等男方電話,如果沒等到電話或是Line沒回,她的心情就七上八下。而吳心緹之所以如此,是因她第一次跟圈內人談戀愛,難免比較欠缺安全感。

情商一流 分手不翻臉

檢視相片

吳心緹(中)2010年因汽車廣告「小敏」爆紅,個性呆萌的她,常遭好友戲弄。左為林彥君,右為方語昕。

兩人的朋友更透露,璽緹戀一開始真的很恩愛,但因為都是公眾人物,約會時為掩人耳目,都愛拉一大群好友做掩護,如果找不到朋友出門,兩人寧可留在男方家打電動。身邊友人說:「吳心緹很聽李玉璽的話,她在談戀愛時真的沒有了自己,加上她覺得李玉璽異性緣很好,讓她很擔心。」

如今男方主動提出分手,吳心緹心裡很難過,但個性好強的她,雖然很愛李玉璽,也沒有強行挽回這段感情,這陣子她靠著身邊的閨密陪伴,走過失戀低潮期。

九月時,李玉璽和吳心緹還一同赴日本為《惡作劇之吻Miss In...

爸媽阻止交往 藝人戀情卡關靠這招突圍

談戀愛談得快活,但家庭方面的因素卻時常成為阻撓戀人發展的因素。許多藝人也有過相同的經歷,而且後續的發展也大不相同。

王大陸

王大陸的媽媽對兒子交往對象把關頗多,他曾與上海妹邢珮宸有過3年感情,但因為相差10歲姐弟戀被王父反對,後又傳出是邢珮宸不夠禮貌,和王家人見面不打招呼,加上雙方習慣不同,溝通不良被王媽媽棒打鴛鴦。

王瞳

王瞳與艾成相戀6年,王母一度反對交往,艾成將家鄉馬來西亞的房子賣掉,用盡所有積蓄在西門町開餐廳,終於換得王母點頭。但最近傳出王建復和王瞳拍攝民視《幸福來了》入戲太深,甚至主動加了水中吻戲,影響王艾戀。艾成表示自己低潮時,「她都陪在我身邊,不管我失去什麼,都不能失去她」。

吳卓林

吳綺莉17年前為成龍生下非婚生女兒吳卓林(小龍女),本月小龍女在Instagram高調出櫃,認愛外籍女友Andi。吳綺莉喊話「媽媽永遠愛妳」,聲明自己支持同志,但向週刊透露並不看好戀情,身旁好友還說吳綺莉為此暴瘦,食不下嚥,要逼她吃東西。媒體向成龍詢問小龍女出櫃的回應,僅淡淡回應:「她開心就好」。

檢視相片

成龍女兒吳卓林(右)

更多鏡週刊報導39歲男友被爸爸禁足!王心凌熱戀科技新貴遇阻和王瞳接吻害她情變?王建復坦承太入戲

奧斯卡影后16歲遭性侵 莉絲威斯朋:那不是最後一次

好萊塢的性侵控訴像滾雪球般,越滾越大。先是金牌製片哈維韋斯坦(Harvey Weinstein)爆發性騷擾醜聞,女星們見此事遭揭穿,紛紛挺身控訴自己的不堪經驗。奧斯卡影后莉絲威斯朋(Reese Witherspoon)近日勇敢揭露,她在16歲第一次被導演性侵,但「那並非最後一次」。

根據美媒報導,莉絲不僅自揭16歲時第一次被導演性侵,還透露細節,幾乎整個體系都淪為沉默的共犯,「我對那個侵犯我的導演感到噁心,更對經紀人感到憤怒,那時製片也讓我覺得,為了要保住飯碗,必須保持沉默。」她隨即在另一場活動上也指出,「對好萊塢,對全球女性而言,這是很艱難的一周,我有過相同經驗,這惡夢持續糾纏我,讓我難以入眠,無法思考,甚至沒辦法表達各種情緒,我感到焦慮,自己沒有早點說出口。」

檢視相片

▲莉絲呼籲受害者要說出來。(圖/翻攝自臉書 , 2017.10.17)

令人震驚的是,莉絲16歲時的惡夢,卻不是她人生中的最後一次被性侵,「我希望自己可以對你們說,那是我從影以來的唯一一次,但非常遺憾的,它並不是。我曾多次遭遇性騷擾和性侵的經驗,但我無法說出口。」最後,她更鼓勵有相同經歷的女性勇敢說出,「我與很多演員及編劇聊過,特別是女性,許多人都有相似的經驗,也一樣勇敢說出他們的故事,這個真相鼓舞了我與每個人,只有透過說出真相,受傷的人才能獲得治癒。」

爺爺遺物曝光!孫嚇傻:只能當垃圾?

國際中心/綜合報導

整理親人的遺物,對每個人來說一定相當難受,深怕丟了某樣東西,也會一併丟走對方在心中的回憶。日本就有網友在整理過世爺爺的書房時,發現精美的大型鐵道模型。不捨鐵道模型恐被丟棄,讓這名網友著急地在推特上表示,「只能當垃圾丟嗎?」

檢視相片

▲孫子整理爺爺遺物時,發現栩栩如生的鐵道模型。(圖/翻攝自推特)

原PO表示,爺爺4年前以83歲高齡辭世,直到最近他才走出爺爺離世的傷悲,決定整理遺物。但當他走進爺爺的書房時,卻發現裡頭竟有一座完整的鐵道模型,從鐵軌、建築物到山坡地都相當栩栩如生。

檢視相片

▲鐵軌、山坡地都做得相當精美。(圖/翻攝自推特)

儘管知道爺爺過去是個鐵道迷,還是讓原PO相當驚訝。但親戚們卻認為這些東西已經沒有價值,便想全部丟掉,讓原PO急得拍照上傳網路求助網友,「只能當垃圾丟嗎?」

檢視相片

▲其實這座鐵道模型曾於1997年獲獎。(圖/翻攝自推特)

照片PO出後,讓許多日本網友都相當讚嘆,就有網友指出該模型曾在1997年獲獎,還登上當年的雜誌。至於該怎麼處理這座模型,有網友提議「捐給博物館」。

檢視相片

▲有網友建議可將模型捐給博物館。(圖/翻攝自推特)

Twitter全文連結:https://goo.gl/mHJf7F

更多三立新聞網報導

杜達美不來!奧地利指揮接手 張忠謀最愛交響曲照舊演出

因為委瑞內拉總統作梗,讓知名指揮家杜達美(Gustavo Dudamel)率領的西蒙‧玻利瓦爾交響樂團取消了亞洲巡演,連帶波及了台積電30周年慶音樂會,為了緊急補救,主辦單位牛耳藝術花了6天時間安排,終於順利換團、換指揮,取代杜達美,也就是說,即將退休的張忠謀得以在30周年慶上,聽到他最愛的貝多芬第九號交響曲。

「這次演出將從委瑞內拉風,轉吹維也納風。」花了6天緊急安排,牛耳藝術總監牛效華相當感謝各方幫助,終於敲定由前琉森交響樂團現任比利時列日皇家愛樂管弦樂團音樂總監克里斯蒂安‧阿閔領軍維也納室內管弦樂團來台演出3場,除了必演的貝多芬《第九號交響曲》之外,還將演出貝多芬《第六號田園交響曲》、貝多芬《皇帝鋼琴協奏曲》以及貝多芬《合唱幻想曲》。

檢視相片

牛耳藝術總監牛效華花了6天緊急安排,終於敲定由克里斯蒂安‧阿閔領軍維也納室內管弦樂團來台演出3場。

上週三主辦單位牛耳藝術接獲西蒙‧玻利瓦爾交響樂團因委國政府不放行,導致亞洲巡迴整個取消,包括香港、廣州跟台灣三地都受影響,在贊助商台積電、台新金以及中華賓士的首肯下,牛耳藝術整體動員,在短短幾天內,從指揮家、樂團一個接著一個解決,終於在廣大國際藝術圈朋友協助下,終於敲定接替演出的樂團。不過,原本5天的演出,現在減少為3天。

也就是說,這次台積電30周年慶,剛宣布明年6月要退休的董事長張忠謀,可以在慶祝音樂會上,聽到他最愛的貝多芬《第九號交響曲》。

「包括樂團的編制、演出者的卡司以及曲目都沒有變少,只是少了一個原本各界期待的捲髮指揮家(指杜達美)。」幾天不眠不休,終於敲定了由人數百人的維也納室內管弦樂團演出,該團成軍超過70年,也是維也納音樂廳大廳「古典交響」與「聲樂」系列的客座樂團,成績深受肯定。

檢視相片

【鏡相人間】回頭不該那麼難 更生人馬景珊的故事

馬景珊愛寫小說,他的前半生也如同小說情節,哥哥是知名演員馬景濤,父親是儒雅的警官,母親嚴厲管教子女。唯獨他像隻脫韁野馬,34歲時因擄人勒贖入獄,在獄中苦讀考大學,41歲假釋出獄,但更生並不容易,還沒念完大二,他再因當街行搶入獄。

昔日教授一句「你很有才華」,讓馬景珊攀上寫作這條救命繩。他在獄中拚命寫字,數次獲得文學獎、出版3本小說。從囚犯到作家,浪蕩都過去了,種種努力,只求當個好人。

馬景珊說了一個故事。

2003年6月,他第一次假釋出獄,興致勃勃應徵上日本料理店外場服務員,負責點單、送菜。甫上工個把小時,老闆娘便喚他過去:「馬先生,抱歉啊!你應徵時看起來滿斯文的,但是帽子一脫掉喔,看起來凶神惡煞、殺氣騰騰,但我們是服務業耶,可能不太適合你。」

更生人標籤 工作遭辭退

那年,他41歲,理著小平頭。老闆娘說得婉轉,卻讓馬景珊非常錯愕。「我突然感覺到,我的外在可能是個讓人害怕的形象?」他識趣地辭掉工作,離開餐廳後,沒先騎上單車回家,急著貼近路旁的機車,「我特地照了照別人的機車後照鏡,我真的有張凶惡的臉嗎?」

檢視相片

重回東吳大學哲學系,系辦搬到新的大樓,馬景珊沿途不斷拍照記錄,心情顯得舒朗。但遠望操場時,他又顯露一絲落寞,彷彿遺憾當年無法完成學業。

老闆娘或許是看見新聞了。彼時,媒體正熱烈報導他的故事。他是知名演員馬景濤的弟弟,34歲時因擄人勒贖入獄,獄中苦讀補足高中學歷並考上大學,和兒子同讀東吳大學哲學系。媒體盛讚他「浪子回頭」,眼前看似一片坦途,但現實卻狠狠甩了他一巴掌,他到超商打工、當社區保全、任貨運司機,皆因「更生人」標籤遭辭退。

檢視相片

馬景珊(右1)一家6口,他排行老三,父親馬盛斌(右2)總喊他「三馬」,哥哥馬景濤(左1)後來成為知名演員。(馬景珊提供)

如今,馬景珊55歲了,今年3月再假釋出獄。我們約在他住家附近的速食店,那是下午茶時刻,速食店裡鬧哄哄的,他靜靜等在不起眼的角落座位,棒球帽簷壓得很低,在他臉上遮出一片陰影。年過半百的他體態精壯、氣色紅潤。幾次採訪,即使天氣再熱,他都習慣戴著帽子,有時是漁夫帽、有時是棒球帽,攝影記者問能脫帽嗎?他有點為難:「我怕看起來很凶。」

其實他不凶狠了。起初,他總是低眉斂目,偶爾揚起眼眉,眼神對上又一瞬移開。一行人熱鬧忙找地方拍照,他總安靜地任我們擺布,有時聽見好笑對話,才悄悄漾開嘴角。家人說,馬景珊似乎有很深的陰影,「他好像不敢靠近人群,不敢搭大眾運輸。有一次,家人約聚餐,大家都說要搭捷運,只有他說要騎車。」

自尊被擊破 無力扛家計

「我們被騙了!」體委會「黑箱」擴大參與 陳士魁:體育改革是清算鬥爭、奪權的陰謀

《國民體育法》8月底完成修法,體育署署長林德福10月11日在臉書上宣示,全國單項體育協會「理事長直選,民主一次到位」,由於體育署公告「特定體育團體章程範本」及「特定體育團體辦理理事長、理事及監事選舉實施原則範本」,在個人會員加入的機制上,讓單項體育協會完全沒有審查與置喙空間,前行政院秘書長、現任中華民國射擊協會理事長陳士魁,日前透過公開信,宣布將辭去射擊協會理事長職務,陳表示,「我們被騙了!體育改革從頭到尾就是一個清算鬥爭,奪權的陰謀與設計。」

陳士魁日前發佈「面對不公不義的體育改革,我選擇退出」的公開信,陳表示,去年8月底,他以里約奧運代表團總領隊身分,陪同選手到總統府晉見蔡英文總統,蔡總統致詞時,提示體育改革四大方向,包括組織開放化、營運專業化、財務透明化、考核客觀化。他跟當時署長何卓飛說:「總統的提示方向都是正確的,我支持。」

不過,經過一年多的風風雨雨,上周他看到林德福臉書內容後,整個徹底失望,陳士魁說,他過去一年體育改革相關會議幾乎無役不與,甚至在最後審議《國體法》的前夕,也參加立法院長蘇嘉全官邸溝通協調,陳士魁表示,射擊運動有其特殊性,尤其牽涉到《槍砲彈藥刀械管制條例》,他在修法過程,不斷呼籲體育署在開放會員入會審核上要慎重,不該無條件的開放,包括蘇嘉全在內,也認同他的看法。

檢視相片

20171013-立法院長蘇嘉全13日主持院會。(顏麟宇攝)

陳士魁說,他過去一年體育改革相關會議幾乎無役不與,甚至在最後審議《國體法》的前夕,也參加立法院長蘇嘉全(見圖)官邸溝通協調。(顏麟宇攝)

蘇嘉全共識 也被體育署推翻

但很遺憾地,單項協會在改革過程,提出相關建言,完全被忽略,「甚至蘇院長主持的共識,也完全被推翻。我的感覺是:我們被騙了!體育改革從頭到尾就是一個清算鬥爭,奪權的陰謀與設計。」

陳士魁表示,《國體法》規定特定體育團體會員組成,應以「開放人民參與為原則」,包括運動員理事、團體會員理事組成比率等規範,從依法行政角度,他無話可說,但「體育署訂定相關子法,不能擴權濫權」,「《國體法》的開放參與原則,就個人會員部分,到底該開放到什麼程度?怎麼可以透過增加或夾帶團體會員類別方式,推動理監事改選?」

體育署官網「加入會員」 協會迄今不知有誰申請

陳士魁表示,體育署官網「加入會員申請專區」,從上月上架迄今,表面上雖然宣稱,新會員的入會申請,交由各單項協會審查,但該網站完全是黑箱作業,各協會迄今根本不知道有誰申請加入。

陳士魁強調,單項體育協會的新會員加入,即便是《國體法》規定擴大全民參與,但會員的加入總該具備一定專業背景,「不知道申請者個資,我們如何審查?現在台灣社會沒有前科的黑道太多了,單項協會如何判定新會員是否適格?」陳士魁說,單項協會代表今年中秋節前夕與林德福餐敘,他針對新加入會員資格審查詢問林「體育署敢保證裡面沒有黑道嗎?我們(單項協會)沒有權利去審查、檢視個資,未來單項協會出問題誰負責?」

黑幫人士若加入射擊協會 未來可能合法擁槍

陳士魁表示,如果有心人士或幫派黑道分子,大舉至網站登記,到時體育署把這些名單倒給射擊協會,協會只能接受,未來個人會員代表部分可能是清一色黑色,最後理監事改選,可能形成竹聯四海之爭成縱貫線與某某之爭。「不要以為我說故事,按照林署長的計畫走,這樣的結果是有可能發生的,那麼接下來是他們合法擁槍、合法練槍,台灣的警察危矣!」

陳士魁說,體育署日前公告的「特定體育團體章程範本」及「特定體育團體辦理理事長、理事及監事選舉實施原則範本」,讓單項協會在個人會員與團體會員的加入上,完全沒有資格審查的權利,已經完全違背「人民團體自治」精神,完全逾越《國體法》與《人團法》授權,單項協會基本上可以透過行政訴願與訴訟,主張相關規定無效。

「萬一中華台北被停權,林署長你擔負得起嗎?」

陳士魁表示,《國體法》修正通過後,體育署一改過去溝通態度,即便單項協會提醒體育署,其訂定相關規範,可能有逾越母法授權問題,體育署卻仍置之不理,「其實體育署是赤裸裸的全面干預了協會的選舉,全面主導了協會的汰換。完全無視也無懼的政治干涉體育,萬一有一天中華台北被停權,台灣選手無法參加比賽,這個責任林署長你擔負得起嗎?」

檢視相片

20171012-體育署長林德福(右)備詢。(方炳超攝)

陳士魁表示,萬一有一天中華台北被停權,台灣選手無法參加比賽,這個責任體育署長林德福(右)擔負得起嗎?(資料照,方炳超攝)

陳士魁說,他知道孤臣無力可回天,所以選擇放棄,不願再做錚友,他擔任射擊協會理事長,明年任期到期後,依法雖然可以爭取連任下屆理事長,但這段期間的風風雨雨,讓他不想再捲入是非,但願「天佑台灣」。

相關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