防小黑蚊 環保局有法寶

防治小黑蚊撇步資料來源:環保局 製表:楊正海

全台小黑蚊肆虐,台北市寶藏巖藝術村曾深受其害,遊客和藝術家卻步,因小黑蚊的孳生源是青苔,北市環保局與園區利用強力水柱消除青苔,再輔以化學噴藥,這項獨門法寶,二年來已大幅降低小黑蚊密度。

環保局長吳盛忠指出,今年以來台灣各地頻傳小黑蚊肆虐災情,聯合晚報曾報導,為了推廣環保局這幾年防制小黑蚊的撇步,邀集水利處、鄰里及學校等單位,實際示範有效的防制方法,降低小黑蚊的危害。

環保局指出,寶藏巖藝術村位鄰山邊,天然地景與聚落交錯,保留罕見的歷史型態聚落,吸引藝術家進駐,遊客絡繹不絕,但兩年前因小黑蚊橫行,遊客抱怨不已,大大降低旅遊品質,宛如歷經黑色恐怖。

吳盛忠說,寶藏巖鄰近山邊,園區內又多水泥邊坡,部分區域陽光照射不到,陰暗潮濕生長大量青苔,青苔正是小黑蚊幼蟲最主要的孳生源,小黑蚊嗜人血,吸血後才會產卵,遊客成為了小黑蚊最佳食物來源。

環保局指出,園區兩年內定期以強力水柱清除青苔、適量濃度噴藥草木茂盛的地方後,小黑蚊密度現已大幅降低,也較少聽到遊客反映小黑蚊叮人的問題。...

妞快報:「你就只有那張臉和那身材!」查寧坦圖被笑花瓶後巧妙回覆…

大家都是從何時開始注意到查寧坦圖的呢?妞編輯可是打從他出現在《足球尤物》中就迷上他啦!後來他也以這樣可口的身材、帥氣的臉蛋和高超舞技接演不少電影,最近他為動畫《Book of Life》 (曼羅奇遇記)主角配音,並在動漫展聊到這部動畫時,竟被一名男子當眾喊「花瓶」?!

source: Top 20 Rom...

睡過幾人? 3成男女裝傻

網路調查顯示,三成受訪者不會誠實告知自己的風流史。報系資料照

情人的性經驗豐富,小心增加自己感染人類乳突病毒(HPV)的風險。根據調查,三成受訪者不會告知另一半,自己過去三年的性伴侶人數,即使願意告知,四成會低報人數。醫師表示,即使自己是單一性伴侶,但另一半的風流史,卻可能增加自己感染人類乳突病毒的風險。

這份由台灣癌症基金會委託的調查,針對608名20歲到35歲年輕男女進行網路調查,發現民眾即使願意說出過去的性史,也會少報1至3人,尤其是性伴侶人數越多的受訪者,越是會以多報少。

伴侶性經驗豐富 感染HPV高5倍

台灣癌症基金會執行長賴基銘表示,美國研究發現,若自己在一年內新增一位性伴侶,會有兩到三倍感染HPV的風險。即使自己是單一性伴侶,但另一半曾有一人以上的多重伴侶,仍會因為另一半的性史,提高五倍以上感染HPV的風險。HPV潛伏期長,若遭到HPV反覆感染,可能引發菜花、女性子宮頸癌、男性陰莖癌、肛門癌等。

前高雄榮總泌尿科主任李瀛輝表示,菜花是門診中最常見的性病,他門診中就遇過一名15歲的小男生,因為過早嘗禁果、又忽略安全性行為感染菜花。

他說,不少人誤以為性交時,才需要戴上保險套,但性行為前戲、親密接觸,就可能增加病毒感染風險。保險套無法遮蓋的部位如陰囊、大腿肌膚等,仍有機會接觸到病毒。他遇過四歲小女孩,因為跟感染菜花的父親一起洗澡,不小心感染。

情人節將近,賴基銘說,女性要定期做子宮頸抹片檢查,男性每次性行為時要全程、正確使用保險套。

失智症/黎煥雄:遺忘是種幸福的殘忍

「我記得朱槿是扶桑、我記得微笑是友善,但天啊,我不記得你..」黎煥雄是知名的舞台劇導演,也是詩人,他曾寫下對失智症複雜情緒與恐懼,成為歌曲「阿茲海默」的歌詞。

圖╱聯合報

這首「阿茲海默」曾入圍第24屆金曲獎,但黎煥雄說,重要的不是入圍金曲獎,而是希望藉由這首歌,讓更多人了解失智症對患者及家人帶來的影響。

他說,得知小阿姨罹患失智症的同時,舅舅中風後沒多久也失智,讓他有著家族遺傳的恐懼和疑惑,他懷疑會不會自己也藏有阿茲海默的家族遺傳基因,而這巨大的恐懼感,在一次夢境顯露無遺。

那次夢境中,他看到自己的雙手有著與小阿姨、媽媽一樣的老人斑,緊接著的畫面裡,身旁許多家人圍繞,滿是和樂、溫暖的氣氛,「雖然家人以我為中心、體貼照顧著,更有人喊我舅舅…」但可怕的是,自己竟然一個人都不認得,更絲毫找不出與這些家人連結的任何端倪。

黎煥雄說,當下他被夢境嚇醒,整夜沒睡,唯一想做的事情就是提筆寫下那種遺忘家人的感受。他說,人的記憶是很珍貴的,是一種跟所有人事物的連結,如果當某種東西開始「崩壞」,失去了連結,是多麼殘忍。

如同歌詞中「不要當我的女兒,不要當我的愛人,遺忘是一種好幸福的殘忍…」。最後他決定將歌詞交給歌手萬芳,並由青峰譜曲。當後來聽到萬芳完整呈現全曲時,黎煥雄痛哭不止,而痛哭之後,也讓他開始學習放下恐懼。

這首歌後來得來許多共鳴,甚至引來很多朋友和他談起失智症。黎煥雄說,愈了解,恐懼愈能跟著獲得釋放,面對家人失智問題,甚至可以調適到承擔。更重要的是,先做好心理建設,當有天真的可能被宣判罹患失智症時,也應該做好各種「交接」,盡量減低家人的負擔。

很多醫師提到失智症可以預防或延緩,例如多元思考、多運動,他自己過去就常慢跑、游泳,現在更加身體力行,希望活得更健康。

本報與天主教失智老人基金會合作,推出名人談失智症系列專訪,每周一刊出。如想獲得更多失智症資訊,或需諮詢及協助,可洽基金會。電話:(02)2332-0992,或上網:

失智症/親近會換來更多傷痛?

圖左二穿圓點上衣者為黎煥雄(見圖)印象中健康、溫婉的小阿姨。圖╱黎煥雄提供

「かあさん(媽媽)最近怎麼樣? 某某醫生那麼照顧我們,記得去謝謝人家…」舞台劇導演黎煥雄兩、三年前當聽到媽媽描述最親的小阿姨出現神智不清症狀時,竟談起過世很久的兩個人,不僅黎煥雄媽媽難過、抗拒、無法接受,黎煥雄也疑惑:「失智症如果會讓親密的家人轉為陌生,那麼到底我還要不要親近,以免換來更多傷痛?」

面對至親的記憶逐漸崩壞

四年前,黎煥雄80歲的小阿姨中風,經過治療後,情況慢慢好轉。黎煥雄和兄姊們都在台北念書或工作,他們擔心爸爸過世後,媽媽一個人在苗栗老家落單,於是勸媽媽搬到台北和小阿姨作伴,姐妹倆感情深厚、有相同記憶與背景,相信可以彼此照應。

沒想到就在媽媽與小阿姨嘗試磨合,考慮就近互相照顧或同住時,小阿姨卻出現記憶力模糊、混淆的情況,後來檢查證實為阿茲海默症。

黎煥雄說,一開始,小阿姨搞不清時序,記憶錯置,向媽媽提起過世很久的外婆和醫師。那時媽媽雖然沒有情緒崩潰等外顯舉動,只說「姊姊病得迷迷糊糊的」,但面對至親的記憶逐漸崩壞,媽媽心中的痛難以言喻。

黎煥雄感慨地說,小阿姨身體狀況一向保持得很好;他形容小阿姨「健康、溫婉,永遠那麼迷人」,從沒想過竟有一天她會因為生病「從此不再認得我」。

「家中若有人失智症,帶來的衝擊是整個家族…」,當看到小阿姨不認得舅舅、姪子等至親等,那種感覺「很震驚!」

黎煥雄說,失智症除了是生理上的疾病,更是一種情感上的疾病,任誰都無法接受這麼親密的人,有天卻把「我」給忘了。因此,黎煥雄一度陷入情感膠著與拉鋸,「如果有一天身邊親友把我忘了,或我把他們忘了,那麼我還要不要親近他(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