ㄚ子淪丁小芹店員 時薪250

藝人「丫子」去年2月因為捲入Makiyo醉毆運將事件,重挫演藝事業,現在每月平均只剩1到2個通告。日前平面媒體目擊她穿白藍色洋裝,現身丁小芹在東區開的服飾店當櫃檯兼店員,對此丫子表示,因為丁小芹在日本,她來幫忙顧店,時薪250元,算一算1天工作9小時,代班五天加抽成,已經讓ㄚ子賺了1萬1250元。

因為makiyo踹運將事件,丫子的演藝事業快不保,一個月只剩1到2個通告,甚至還被平面媒體直擊在藝人丁小芹經營的東區服飾店充當店員,只見ㄚ子坐在櫃台前,邊玩手機邊吃餅乾,似乎挺無聊的,沒多久她戴著墨鏡跑到附近超商覓食,可能是因為太餓了,直接邊走邊吃。

丫子坦言工作不好找,丁小芹這幾天去日本,她幫忙來代班5天,時薪有250塊,一天工作9小時還有抽成,算一算五天內進帳1萬1250元。以模仿秀起家的丫子,曾在綜藝圈風光一時,卻因為扯上makiyo打人,如今代班當服裝店員,今昔對比星味盡失。

馬國畢疑撈離婚財 狂接通告還債

記者嚴心妤/台北報導

馬國畢因爛賭負債,目前仍欠1千萬未還,消息一出,他日前上節目談欠債,昨日又連上2個節目談離婚主題,遭質疑是搶離婚與欠債財,工作拚還債。

馬國畢自嘲「爛賭死好」,債務曾滾到4千萬,避免債連妻女,他已和老婆Joanne離婚,也否認債主追討,爆發此事後,他連受節目邀約,昨日前後上JET「新聞挖挖哇」、年代MUCH「麻辣直通車」,都聊相關話題,但他表示工作機會其實變少「因為此事,我丟了2個工作,包含戲劇與通告,還聽說有電視台高層對我形象有意見。」

他目前正拍攝「雨後驕陽」,劇中飾演好賭之徒,還曾遭債主打,他開玩笑說:「演起來得心應手,輸贏的心情我都能揣摩。」爛賭事件爆發後,他稱導演有關心他的狀況,他自嘲:「可能是我入戲太深。」

相關新聞圖片

馬國畢淚崩 歎女識己為郵差

記者賴安娣/台北報導

馬國畢3日錄年代《麻辣直通車》,坦言爆出爛賭欠下千萬債務醜聞後,工作機會受到影響,戲約和通告各被退一,「某些高層長官有意見,我不能怪別人。」現在只要一有空,他便會飛奔楊梅看女兒小湯圓,心酸回憶說:「有次2個星期沒回去,聽說Joanne問她誰來了,她還以為是郵差!」

馬國畢擔任明星棒球隊召集人,因擅於分析賽況,總在球賽未結束前便能預料結果,進而開始迷上簽賭,讓單純對棒球的熱愛瞬間變了調,從千元開始下注,無奈野心吞噬良心,漸漸拉高賭金,「每周開賭盤,一周最多贏600萬,最慘輸900萬。」債務一度高達4000萬,賣掉房屋仍需償還1000千多萬。

在戲劇《雨後驕陽》中飾演角色愛賭成性,他自嘲和現實生活中的他如出一轍,演來格外貼合,只差在沒被債主追殺,且保持良好關係。回想婚姻因債務纏身的窘況,他說:「去逛大賣場,Joanne都不看自己的東西,逛到小朋友的,她說『看了也不能買』。」幾句話讓他感到愧疚又心酸。

感嘆女兒不識己 心酸落下男兒淚

馬國畢現在只要一有空,便會飛奔Joanne娘家楊梅看女兒小湯圓,往往到了後總習慣按下數次喇叭聲示意,「有次2個星期沒回去,聽說Joanne問她誰來了,她還以為是郵差。」擔心女兒遺忘自己,想來讓他內心情緒糾結,錄影現場鼻酸且紅了眼眶,來賓們也哭成一片。

他接著說:「每次離開後一上車就會聽到女兒哭聲,很捨不得,之後告訴她『爸爸要上班賺錢』,她從此沒再哭過。」坦言和Joanne離婚是自己開口要求,因擔心自己有萬一會拖累到家人。從前沉迷賭局不服輸的他,總認為風水該輪流轉、老天爺總會幫忙,今犯下大錯終誓言不再碰賭,「外面十賭九輸,應該說是詐。」他承諾將努力償還債務。

相關新聞圖片

郭書瑤傳7月婚 嫁20歲嫩弟

記者蕭采薇/台北報導

「童顏巨乳」形象出道,以一句「殺很大」打響名號的郭書瑤(瑤瑤)近年來積極轉型,演藝事業正起飛中,卻被爆料將在7月結婚!「鍵盤柯南」們隨即出動,找出疑似男主角的臉書,對方正是《大學生了沒》中的班底「金陽」。但由於男方仍在就讀政治大學,女大男小引發網友猜測:「是有了嗎?」

陳仙梅22年賺億 僅2100萬房

中國時報【林淑娟╱台北報導】

王瞳日前不爽被當搖錢樹,飆「×你娘」譙爸媽!16歲出道的陳仙梅2日參加民視《龍飛鳳舞》定裝也透露,將38歲的她去年搬出中和舊家,在林口買房自住,連帶「經濟自主」,不再由媽媽管理,結果被媽媽痛罵叛逆不孝,她工作22年,名下只有1300萬及800萬的兩棟房子,銀行沒存款,「我媽還說我欠她500萬!因為她先幫我繳清房貸。」

拍過50多齣戲3電影

她拍了50多齣戲、3部電影,也主持過綜藝節目,雖然多年沒在台拍戲,但大陸戲約不斷。至今共賺了多少錢?她說算不出來,外界估計約上億;她說,爸媽怪她為何不軋戲,嫌她不能吃苦,爸爸還罵她是草莓族,她交過的男友媽媽全反對,「媽媽希望我嫁給經濟能力很好的人,一定要很有錢,可能她不希望我和她一樣辛苦吧!」

她已過適婚年齡,還像灰姑娘有12點的門禁,更不准在外過夜,她生活低能,連加油和看醫生都不會,去年執意在林口買房一個人生活,媽媽翻臉大吵,罵她交到壞朋友,掀起家庭革命,她自嘲:「我竟然快變成歐巴桑,才呼吸到自由空氣!」

承認和王瞳互相取暖

她坦承和王瞳聊過,兩人互相覺得對方很可憐,過去賺了錢立刻交給媽媽,所以身上只帶1000元。懷疑賺的錢到哪裡去了嗎?「我不想認為媽媽吃了我的錢,我不想把她想得這麼壞。」她淡淡地說出這些,似乎不擔心父母事後的反彈,可能是再也忍不住長年的委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