裘莉人生如戲 驚世駭俗到慈善大使

記者鄒念祖/特稿

不喜歡安吉莉娜裘莉的人,罵她是「小三」狐狸精,與已婚的「小布」布萊德彼特合拍「史密斯任務」,就把他從珍妮佛安妮斯頓手中搶過來。崇拜裘莉的人則說她是女神,不只有全世界最性感的嘴唇、完美的身材、精湛的演技;同時也兼具大愛與小愛,是慈愛的母親,也是公益大使。

裘莉幼時就父母離異,與母親相依為命,還一度跟明星爸爸強沃特斷絕父女關係。

互譙翻臉 小金緊咬房產爭議

記者嚴心妤/台北報導

高凌風與金友莊離婚後撕破臉,2人不正面衝突,卻接力上節目為辯解,日前高凌風自稱癌症不化療,靠吃健康食品,得到了「奇蹟式的復元」,金友莊昨不屑地在臉書開砲「血癌半年可以不藥而癒,自稱醫學奇蹟?全被眼尖的網友識破。你以為全世界都是白癡隨你欺騙耍弄?」

年代「今晚誰當家」前天播出後,金友莊放話做8點更正,緊咬房產爭議,「你在節目中說我從沒找律師去和你談,今年初你不是向媒體說我找律師去榮總逼你嗎?那去榮總找你的是阿飄嗎?」高凌風在節目上曾說金不在意他花心,不然當時怎會嫁給他,金友莊酸:「結婚時就不在乎你花心偷腥?試問天下有哪個女人是這樣的?我最無法容忍的就是偷腥,若覺得無所謂,你和女歌迷徹夜搞失蹤,幹嘛在隔天還編一堆荒唐的理由騙我?」

高凌風昨至截稿前,未接電話,無法取得回應,原預計今日要上的JET「新聞挖挖哇」通告也先暫緩。

黃小琥同居德籍男友Frank 生日趴過激音浪遭民投訴

娛樂中心/綜合報導

黃小琥上周為相戀3年德籍男友Frank舉辦42歲慶生派對,在同居別墅邀請50位賓客慶祝,現場搭棚及外燴德國菜,約花費20萬。不料一群人熱鬧歡慶至晚間12點,音樂聲過大擾民遭投訴,警察甚至到場關切,派對隨即結束。

49歲的黃小琥,2010年和任職於外商公司的Frank相識,起初他和同事到餐廳聽她駐唱,漸漸成為忠實歌迷,常自行前去捧場,久而久之升格為男友。據《蘋果日報》報導,兩人隔年搬進北投百坪別墅,黃小琥慣居北市,因Frank喜歡清幽環境,便考量搬到北投,每月租金約15萬元。

交往後的每年農曆年,黃小琥都會和Frank到歐洲旅遊,並陪他回德國老家,也見過他爸媽。都有過一段婚姻的兩人,目前皆無結婚打算,認為快樂生活在一起就好。

閱讀更多:

母親節禮物 林嘉欣二度當媽

娛樂中心/綜合報導

根據香港媒體報導,34歲的林嘉欣在母親節前夕再添一女Sofie,兩歲多的長女Kayla成了姊姊。林嘉欣昨感謝大家的祝福,分享生女的喜悅,並宣布「封肚」,和老公好好享受兩人世界。

林嘉欣已和女兒出院回家,小女兒Sofie重7磅,11日她在微博上傳和女兒的牽手照,並祝福所有媽媽,母親節快樂。對於復工計劃,林嘉欣表示還要看家庭時間分配再作安排,目前就好好休息,現有兩個寶見女兒陪伴很開心,接下來不打算拚生兒子,並說:「封肚子了!兩個孩子剛剛好,姊妹有伴,我便可收工了。」

林嘉欣和廣告導演袁劍偉2010年6月結婚,同年10月生下大女兒Kayla,暫別演藝圈。直到2012年,林嘉欣為好友陳奕迅MV「信任」客串演出,問起接下來的計劃,林嘉欣甜笑:「好好跟老公拍拖啦!」。

重拾親密 黃仲崑Lulu救婚姻

娛樂中心/綜合報導

黃仲崑和LuLu結婚逾六年,婚後兩人習慣不同常發生衝突,三年前因長達一個月沒有性生活,婚姻發生危機!LuLu表示夫妻間沒性生活很辛苦,由於她和黃仲崑體驗過那種辛苦,所以決定出書分享。

54歲黃仲崑和LuLu(黃露慧)相差17歲,LuLu說婚後兩人口角不斷,小到連開窗、搭車,大到買房都能吵,意見長時間相歧,對彼此的不滿慢慢累積。三年前夫妻倆長達30天沒發生親密關係,怨念一次爆發,後來他們決定參加恩愛營,發覺對方優點,「性福」人生再次展開。

LuLu表示夫妻間房事不協調的現象很普遍,但很多人因害羞不敢溝通也不願意面對問題。她和黃仲崑歷經一切,走過婚姻危機,現在一起出書《雙人幸福伸展操》,內容包含食譜、夫妻相處之道,還大方分享健身、紓壓和瑜珈等40招助性祕技,她說:「我們沒有比別人厲害,只是找到方法。」

提及最近演藝圈不少明星夫妻都傳出婚姻危機,甚至為「錢」吵鬧不停,LuLu表示很希望能看到其他的劇本,她也提到和黃仲崑現在更懂得珍惜彼此,「我們都是頭腦簡單的人,生活簡單是幸福的事。」

陶喆不認離婚 只認簡寶珊是舊情人

娛樂中心/綜合報導

陶喆日前被爆海砸千萬休妻,1年付200萬給簡寶珊直到再婚,並購買一間1000萬公寓給對方。昨(12日)他拍MV時,不認和簡寶珊結婚又離婚,並贈千萬公寓及百萬贍養費,僅表示兩人情已逝。

日前週刊報導,陶喆早在2年前已悄悄結婚,對象是模特兒簡寶珊,2人疑似個性不合加上生活習慣不同,最後以離婚收場,不過陶喆卻得支付百萬贍養費及千萬公寓,他澄清說「沒有」,並強調如果有好消息,一定會公布,當記者再確認是否結過婚?他不回應,只說和Melody、Joanna分手都還是好友,言下之意只認和簡寶珊已分手。

新歌「好好說再見」被認為影射感情現狀,他表示專輯裡的歌不是唱給特定的個人聽,並推歌詞由他人代筆,自己對歌詞沒想法,每回創作都隨著心情而走,並指出「人生過程就是對很多人事物說再見,再迎接新的。」

閱讀更多:...